聚贤楼小说网 > 剑从天上来 > 第184章 轻取二更
    “怎么了?”她忍不住低声问。

    宋云歌摇摇头:“不能靠近!”

    “……”周灵殊蹙眉。

    不能靠近那怎么杀?难道隔着这么远来个遥击?那根本不可能杀死她。

    不过这家伙是怎么回事,一直不回头,让她无法确定到底是不是上官玉罗。

    她轻咳两声道:“这位兄台!”

    那人缓缓转过身来,疑惑的看向宋云歌与周灵殊。

    周灵殊看向宋云歌。

    眼前这人根本不是三幅画上的面孔,但确实有几分相似,乍一看是,仔细看却又不是。

    周灵殊怀疑宋云歌是看错了,隔得甚远,所以看个似是而非。

    宋云歌紧盯着这人,淡淡道:“好手段,魔门无相,果然如此!”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那青年男子无奈的道:“我不明白你们说的话。”

    周灵殊蹙眉盯着他:“上官玉罗,别掩饰了,你便是上官玉罗!”

    她没见过宋云歌的其他本事,不知道他的深浅,会不会出错。

    但到了现在只能当作没错。

    青年男子相貌平平,很不引人注目,他一脸无奈的道:“什么上官玉罗?”

    宋云歌轻笑道:“到了现在,你觉得还能蒙混过关?堂堂的魔侯,却如此小家子气,你们魔门的风采何在?”

    “好小子!”青年男子盯着宋云歌,轻笑一声:“好一个魔门风采!”

    他在脸上一抹,顿时换了一张脸庞,却是宜喜宜嗔的绝美姿色。

    宋云歌微眯眼睛,看不到她脸庞的元气波动,显然这才是她的原本相貌。

    “上官玉罗!”周灵殊冷冷道:“你杀人无数,今天就纳命罢!”

    她想要诈一诈,眼前这幅相貌还是没有印象,不知道到底是不是上官玉罗。

    “咯咯……”美貌女子娇笑道:“杀人无数?你们可亲眼看到的?”

    周灵殊蹙眉。

    眼前这个还真是上官玉罗!

    上官玉罗摇头道:“人云亦云,简直就是不知所谓,你们六大宗根本不管真假,以讹传讹,见着魔门弟子就要杀,还偏偏要找借口!”

    宋云歌道:“你确实杀了很多人。”

    他能清晰看到上官玉罗头顶上的罪孽之光,漆黑亮,杀人无数名符其实。

    上官玉罗斜睨一眼宋云歌:“你亲眼见到的?”

    “杀人之后你以为不会留下痕迹?”宋云歌道。

    “留下痕迹?”上官玉罗轻笑道:“我还是头一次听说!”

    宋云歌道:“杀人留痕,或者有怨气,或者有煞气,或者有罪孽之气。”

    “不知所云!”上官玉罗撇撇红唇:“故弄玄虚!”

    宋云歌笑了笑:“看你身上所凝之气,应该至少杀了一千人,不愧是魔头了!”

    “咯咯咯咯……”上官玉罗再次娇笑:“你们六大宗弟子还真是狡诈,先把我按上杀人的罪名,再杀了我,算是替天行道,匡扶正义!”

    宋云歌道:“杀你确实是替天行道,你这般人,就不该存于世间!”

    “那你们就该存于世间?”上官玉罗没好气的道:“你也没少杀人吧?不是一样?!”

    宋云歌一怔,失笑道:“你这么一说还真的对,罢了,闲话休提,还是看各自的本事吧!”

    “那就过来呀!”上官玉罗轻笑道:“想杀我还要隔着那么远!”

    周灵殊蹙眉。

    她没感觉到危险,想要靠近一剑杀了,凭她的剑法,一剑足矣。

    让宋云歌一起是为了防止万一,她那一剑凝势而击,一次只能出一剑。

    下一剑需得酝酿一段时间,不能连续施展,真要一击拿不下就要他们帮忙缠住,容自己施展第二剑。

    宋云歌按住她玉臂,不让她靠近。

    周灵殊扭头瞪他。

    宋云歌摇头道:“不能靠近。”

    “为何?”周灵殊不满的道:“一剑杀了便是!你难道改变主意了?”

    宋云歌道:“她身边潜藏着剧毒,不能碰的,应该是天魔场所致,一旦有元气波动,马上会作。”

    上官玉罗周围的元气若有若无,他通过望气术看到了异样,隐约有光芒流转。

    这绝对有问题,想到上官玉罗的手段,他猜得到,一旦侵入其中,必然是引剧毒。

    “那怎么办?”周灵殊道。

    “咯咯咯咯……”上官玉罗娇笑道:“好一个机灵的小家伙!”

    宋云歌平静的道:“好手段,真是佩服!”

    “我这是阿修罗场,你们可以一试。”上官玉罗娇笑:“还没有一个能幸存的。”

    宋云歌道:“上官玉罗,咱们可未必一定要靠近你。”

    他伸手。

    顿时一道光芒从天落下,穿过了屋顶,落到他手上凝为一柄长剑。

    “让我会一会你的阿修罗场罢!”他轻飘飘一推周灵殊,挥动天剑划出一个圆弧光带,绕自己一圈,已经来到上官玉罗身前。

    上官玉罗惊奇的“咦”一声,拍出一掌。

    一道玉色掌印射出。

    “嗤!”剑光划破了玉色掌印,陡然一亮,已然刺中上官玉罗胸口。

    上官玉罗一下停住,惊奇的低下头,缓缓看向自己胸口处。

    那里已然出现一个红点,然后迅喷出鲜血。

    “你……”上官玉罗张了张红唇,眼中闪过惊愕,无法相信自己竟然这么容易死了。

    自己杀了多少六大宗高手,不仅是剑圣剑侯,还有剑王,都是不堪一击。

    可眼前这个小小的剑侯,竟然一剑杀了自己?

    她心中涌动着不甘与愤怒,双眼炯炯死死瞪宋云歌。

    “嗤!”又一剑刺中她眉心。

    宋云歌还剑归鞘,倏然后退回周灵殊身边,长舒一口气。

    周灵殊瞪他一眼。

    “嗤嗤嗤嗤……”周围虚空忽然出一道道轻啸,然后周围桌椅与朱柱都在迅的变黄,泛出白烟,出奇异的臭味儿。

    上官玉罗眼中神光黯淡下去,迅熄灭,然后“砰”一声闷响,化为一团绿雾。

    宋云歌脸色微变,忙大袖一拂。

    绿雾被席卷到窗外。

    宋云歌跟着出窗外,再次一拂。

    绿雾正要散开,此时被无形力量又揉到一起。

    宋云歌如临大敌般,一直挥动长袖,飘飘往外而去。

    周灵殊紧随着他,两人与一团绿雾一直出了城,到了旁边的树林。

    宋云歌这才松一口气。

    他伸手拔剑,漫天剑光之中,绿雾被切割成无数小块,却没有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