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剑从天上来 > 第133章 换人一更
    宋云歌脑海里的万魂炼神符一转,将他魂魄扯进来。

    这一次是真不能再呆了,刀侯的魂魄太强,马上要昏睡过去。

    黄飞夜轻哼一声,现出身形。

    宋云歌伸伸手:“耳朵归你。”

    黄飞夜白他一眼道:“你倒能捡便宜!”

    宋云歌道:“咱们各有收获,一只耳朵也够你的辛苦,赶紧走,他们要反应过来了。”

    “如果你被云天宫的高手杀了,我会去取你级,提前跟你说一声!”

    “好啊,只要你不跟云天宫高手一起对付我便好。”

    “他们?”黄飞夜露出冷笑。

    宋云歌却不能不防。

    这黄飞夜最终的目标可是杀自己,杀得云天宫高手再多也不如杀自己功劳大。

    所以她一定会得到启示,开始联合云天宫,自己得小心一点了。

    他抱抱拳:“那咱们就后会有期!”

    他说飘然而去。

    黄飞夜看着他消失无踪,凝神感应,毫无所得,他的遁术比自己更高明!

    她蹙眉沉思。

    跟云天宫联手杀宋云歌,确实是一个好主意,只是……

    她轻轻摇头。

    中土人不能相信,狡诈无信。

    这宋云歌也够狡诈的,定是担心如此,才会跟自己联手杀云天宫高手。

    这些云天宫高手他也能轻松杀得,偏偏要跟自己联手,显然也是预防自己与云天宫联手。

    “该死的家伙!”黄飞夜恨恨一跺脚,遁入树林消失不见。

    宋云歌悄无声息的回到了大罗城。

    无量海有快捷通道,天岳山也有,宋云歌问过辛不离之后,已然能够悄无声息进城出城。

    他回到自己院内倒头便睡,醒来之后,脑海里已经有了两个刀侯与一个阴阳谷弟子的记忆。

    宋云歌对于云天宫刀侯的记忆已经不稀罕,对阴阳谷的记忆却大有兴趣。

    阴阳谷心法与猿飞宗迥然不同,虽然也是大日如来为根本力量,运用却不同。

    阴阳同修之法,再加上毒术,幻术,易容术,好像中土的魔门一般,让人防不胜防。

    死的这个阴阳谷弟子名宋奇,在阴阳谷只是资质中等,算不上天才,所以诸功都没什么深厚造诣。

    这让他颇为失望。

    但即使如此,施展阴阳谷的万物天生术还是绰绰有余的。

    他醒来之后悠悠的吐出一口浊气,伸一个懒腰,每天杀几个云天宫刀侯,不亦快哉。

    他懒洋洋的出了院门,往外想去吃饭,迎面走来了冯晋。

    “师兄,你怎来了?”宋云歌笑道:“不去见顾师姐?”

    冯晋这一阵子与顾静茵热恋,一天到晚凑一起,腻腻呼呼太过肉麻。

    冯晋不好意思的摆摆手,这一阵子确实冷落了宋云歌,毕竟宋云歌一直处境危险。

    “给你送好消息的。”冯晋笑道。

    宋云歌伸手请他进院。

    冯晋坐到石桌旁:“咱们与云天宫停战了。”

    宋云歌正在斟茶的手一顿,抬头惊奇的道:“停战?师兄莫开玩笑!”

    死了这么多的高手,云天宫会停战?

    冯晋摇头叹道:“你可能不知道,咱们天岳山折损了不少同门。”

    宋云歌沉下脸色。

    他以为自己杀了这么多的云天宫高手,云天宫损失更大呢。

    “都怕你再惹乱子,所以没告诉你。”冯晋道:“云天宫的实力比想象的更强。”

    “就这么算了?”宋云歌皱眉。

    冯晋点点头:“再打下去,真要伤筋动骨,还是停下为妙。”

    “是怕无量海他们趁火打劫吧?”

    “正是,再打下去,他们一定会忍不住,到时候,后果难料,现在停下对云天宫与咱们都好,所以凤凰崖一搓和,就讲和了。”

    “师兄你觉得真能讲和?”宋云歌半信半疑:“就真不打了?”

    冯晋点头:“当然不打了,再打下去,咱们都承受不住,大局为重嘛。”

    “那云天宫不会再追杀我了?”

    “应该不会了。”

    “嘿!”

    “当然,你还是要小心的,他们绝不会明着对付你,即使要杀你,也会找无关之人,……最大的可能还是暂时不动你,免得使局面反复。”

    宋云歌叹道:“看来我得更小心了,即使云天宫暂时放过我,那些心怀叵测、对两宗停战很失望之人也会想办法对付我、嫁祸与云天宫!”

    “不愧是师弟,想得周全!”

    “好,那我明白了。”

    “总算停战了,谢天谢地,再打下去,打出真火气来,真不知道会折损多少同门!”

    宋云歌不置可否。

    冯晋横他一眼,知道对宋云歌说这些没用,心硬如铁,冷酷得很。

    “好啦,你也好好放松一下,别绷得太紧,小心走火入魔。”

    “好,师兄也小心一些,防备着云天宫那帮家伙,他们阴险得很。”

    “我省得。”

    “还有顾师姐也一样。”

    “知道知道,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婆婆妈妈了。”

    宋云歌笑着摇摇头。

    他确实是不放心,对云天宫深怀戒心。

    他们奈何不得自己,说不得要迁怒于冯晋身上,或者杨云雁身上。

    冯晋走后,他信步出了院子,走在天岳别院内便感觉到气氛大变,空气弥漫着轻松。

    同门的脸上也都挂上笑容,不复严肃紧绷。

    ——

    夜晚的醉仙楼灯火辉煌,丝竹声与悠扬悦耳的歌声相伴,缭绕不绝。

    宋云歌踏上醉仙楼,来到一间屋内坐下,叫了酒菜,很快胡仙儿盈盈而来。

    她一进来便凑到近前,幽香浮动,笑靥如花:“恭喜公子啦,两宗停战!”

    宋云歌眉头挑了挑。

    胡仙儿一袭淡紫宫装,端庄而妩媚,此时娇笑更加艳美如花。

    胡仙儿笑道:“可是好奇仙儿如何知晓的?”

    “我也是刚得的消息,果然不愧是耳目灵通。”宋云歌微笑拿起酒杯,轻啜一口:“仙儿姑娘觉得,云天宫是真想和,还是假装的?”

    “依仙儿观察,云天宫是真受不了了。”胡仙儿轻轻摇头道:“他们折损了太多高手,尤其是对付公子你,已经死了数个刀侯,刀侯是中坚战力,折损过重会严重影响云天宫的实力,所以他们是承受不住了。”

    宋云歌笑道:“我也是借刀杀人,刀侯都是死在天魅手上。”

    “那只能怨他们急于求成,太想杀你,忽略了天魅的威胁。”

    “正是正是。”

    “恭喜公子啦,从今之后便解脱,不必往常一样紧绷心弦,处处戒备。”

    “是啊……”宋云歌长长舒一口气,不由的打了一个呵欠。

    “公子可要睡一会儿。”胡仙儿娇笑道。

    宋云歌忽然一笑:“这睡下去,恐怕再也醒不来了吧?”

    “公子这话何意?”胡仙儿一怔。

    宋云歌忽然一探手,捉住她玉手:“你不是胡仙儿,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