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剑从天上来 > 第100章 条件
    梅莹一袭紫衫,玉脸莹白如玉,流光溢彩明眸紧盯着宋云歌,似乎要看透他心底。

    “梅姑娘,请——!”宋云歌端起酒杯。

    梅莹摆摆玉手,没碰酒杯:“我不是来喝酒的。”

    宋云歌一饮而尽。

    梅莹紧盯着他不说话。

    宋云歌放下酒杯之后拿起筷子夹菜,不紧不慢的咀嚼。

    杨云雁默默替他斟满酒。

    周围的说笑声,酣畅的大笑声,窃窃私语声,争论争吵声,夹杂在一起形成嗡嗡声。

    “梅姑娘你来不是喝酒的,是看我喝酒的?”宋云歌端起酒杯又一饮而尽,轻拭嘴角的酒渍,懒洋洋的道:“有话就说!”

    “宋云歌,听说你闹得挺大呀。”梅莹道。

    “别阴阳怪气的。”宋云歌又一饮而尽,想到了楚晓云,沉下脸来:“你听的都不是真的。”

    “我却觉得是真的!”梅莹哼道:“一口气杀了九个云天宫高手,好手段!”

    “你觉得我有那本事?”宋云歌斜睨她。

    梅莹点点头:“能人所不能,你有这个本事,尽管我想不出是怎么做到的,但直觉告诉我,就是你。”

    “承蒙高抬,受之有愧!”宋云歌不紧不慢的夹一筷子牛肉,慢慢咀嚼。

    他能跟卓小婉说实话,不担心她会传出去,出卖自己,梅莹嘛……

    在生死跟前,她不会抛弃自己,但在平常时候,能给自己找麻烦,她就绝不会放过。

    所以他在梅莹跟前口风紧实,绝不能外泄一丝。

    杨云雁好奇的看着宋云歌。

    她也有这般直觉,而且通过旁敲侧击,也能断定,就是好奇是怎么做到的。

    他却避而不谈,总是岔开话题。

    半晌过后,梅莹道:“宋云歌,听说你想调进白虎卫?”

    “有这个打算。”宋云歌颌,继续吃菜。

    梅莹打量着他:“白虎卫可是很危险的,尤其最近几天,天魅猖獗。”

    宋云歌道:“梅姑娘,你也不是来说这些的吧?”

    “……好吧。”梅莹暗哼一声。

    这家伙稳坐钓鱼台,自己却耗不过,沉不住这个气,只能先开口了。

    宋云歌轻啜一口酒。

    梅莹哼道:“怎么样,来我这里吧。”

    宋云歌修长剑眉轻轻一挑,轻笑一声,继续啜酒,不置可否。

    “你不想来?”梅莹道。

    她明眸灼灼瞪着宋云歌:“是觉得我一个女子做你的什长,无法接受?”

    宋云歌失笑道:“朱雀卫的卫主也是女的,甚至军主也是女的。”

    “那就是武功喽?”梅莹哼道:“觉得我的武功不济,没有你强?所以没资格做你的上司?”

    宋云歌道:“周什长也不比我强。”

    梅莹不耐烦的哼道:“那你到底为何不同意?”

    “也不是不同意……”宋云歌慢条斯理。

    梅莹打断他:“那就是同意?”

    “也不是同意……”宋云歌仍旧慢条斯理。

    梅莹嗔道:“那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吊什么胃口,直接说!”

    宋云歌笑而不语。

    梅莹明眸灼灼如喷火,死死瞪着他。

    她被宋云歌弄得火冒三丈,恨不得狠狠给他几巴掌,把他的嘴扒开,把话掏出来。

    杨云雁紧抿红唇,免得自己笑出声。

    她觉得宋云歌也太坏了,吊梅莹的胃口,就是逼梅莹说出条件来。

    宋云歌放下酒杯。

    杨云雁忍着笑再斟满。

    宋云歌端起酒杯,轻啜着酒,笑吟吟的看着梅莹。

    梅莹轻哼道:“说罢,你有什么条件?”

    宋云歌笑眯眯的道:“我哪敢提什么条件,我只是一个寻常的卫士。”

    “少来这一套!”梅莹不客气的斥道:“你要不说便算了,当我没来。”

    宋云歌慢条斯理的道:“其实呆在朱雀卫也没什么不好,白虎卫虽好却太危险,我倒是无所谓,云雁她不成。”

    “哼哼,你真要这么想才怪呢!”梅莹撇撇红唇:“你就是一个不安份的!”

    宋云歌叹道:“我这样,立再大的功劳有什么用?去殒神山提升悟性有什么用?反正终生只是一个剑尊而已!”

    “是啊,那你何必挣扎,老老实实认命,颐养天年便好了嘛。”梅莹似讽似嘲。

    宋云歌慢慢啜一口酒。

    他眼睛望着窗外的夕阳天空。

    天空被夕阳染成金色,也把大罗城染成了金色。

    这个时候的大罗城好像不似人间之城。

    夕阳也染黄了他的眼眸,沉静得好像一潭水,无波无澜。

    看他如此沉得住气,梅莹拼命的给自己鼓劲,一定要沉得住,压得住这家伙气焰。

    可一碰上宋云歌,一个眼神甚至都能激怒她,让她心浮气躁无法冷静。

    她的火蹭蹭的往上蹿,无数次的想痛揍一顿宋云歌,把宋云歌打得哭爹喊娘。

    夕阳渐渐落下,暮色上涌。

    大罗城迅的亮起一排一排灯笼。

    聚福楼的灯笼也亮起,骤然间富丽堂皇,比白天繁华了十几倍。

    梅莹紧抿嘴唇,不让自己屈服。

    她知道宋云歌想要什么条件,可她偏偏不想给这个条件。

    宋云歌是想自主,不想被管束,唯有自由行事,才能最大限度的立功,迅积累功劳而成什长。

    可如果他自由行事,那自己这个什长威严荡然无存,怎么管事其余手下?

    所以这个条件她不能答应。

    宋云歌放下酒杯,感慨道:“你现在是剑尊,已经有资格成幢主了吧?”

    梅莹轻哼一声。

    她确实一直在追求幢主之位,不过幢主之位对功劳的要求更严苛。

    她虽立了不少的功,可缺乏大功。

    没有足够的大功,仅仅凭一些琐碎的功劳,终究是没办法当成幢主的。

    这虽然只是潜在的规则,没有宣之于口,但所有白虎卫都知道。

    宋云歌道:“不过我听说,也有旁人在虎视眈眈,想成为白虎卫的幢主。”

    “你想说什么?”梅莹哼道:“难道你想投奔6坚?”

    宋云歌道:“那就要看他的诚意了。”

    “待价而沽呀。”梅莹冷笑:“还真够奸诈的,你就一点儿不顾及咱们的情面?”

    “咱们什么情面?好像都一笔勾销了吧?”

    “……好好,都抹平了!”梅莹哼道:“但至少咱们更熟悉吧?合作更默契!”

    宋云歌叹道:“罢了,梅莹,咱们还是喝一杯,然后各奔东西,各回各家吧!”

    他对杨云雁道:“最后一杯。”

    杨云雁轻轻点头,斟好了三只酒杯。

    宋云歌端起酒杯笑看梅莹。

    梅莹却没端杯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