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剑从天上来 > 第99章 刺探
    现在的怀疑就是,到底是不是他杀的师兄们。

    如果是他,那便没什么可说的,万般手段用上,也一定要杀了他。

    如果不是他,那是谁,一定要揪出这个家伙,替师兄们报仇雪恨。

    先前已经让古长松施展溯源追光术,溯源追光术不能连续施展,至少要等两天。

    就怕这两天之中,真正的凶手已经逃之夭夭,宋云歌只是掩人耳目。

    宋云歌轻笑:“那你如何判断?只能亲手试一试了。”

    “咱们一动手,你马上就会大喊。”白吟武道。

    宋云歌大笑:“你说呢?”。

    杨云雁抿嘴笑。

    白吟武脸色铁青,却仍压着愤怒紧盯着宋云歌,观察宋云歌的细微表情。

    宋云歌大笑几声之后,点点头:“白吟武你没愚蠢到家。”

    “宋云歌,你休得猖狂,天岳山有何了不起!”白吟武冷冷道:“剑尊又有什么了不起!”

    宋云歌笑道:“你一个剑主,说我剑尊有什么了不起,还真有趣。”

    白吟武哼一声。

    脚步声响起,两个白衣青年忽然从墙头掠过来,翩然落在宋云歌身后。

    杨云雁蹙眉,打量着他们:“云天宫竟还有这般隐匿气息的手段,佩服!”

    她刚才已经仔细检查过,并没有旁人,没能现他们。

    那就是他们修为更高,可再高,难道是刀侯?刀侯也不会在大罗城里生事。

    两个白衣青年一言不的冲向宋云歌,长剑如虹。

    宋云歌眉头挑了挑。

    漱雪剑出鞘,眉心处灼灼亮起小剑,分别轻盈的挑两挑。

    两白衣青年肩膀中剑,长剑脱手。

    白吟武紧盯着宋云歌的一举一动,看他长剑悠然而出,轻轻挑动,轻松自如。

    两人好像自己把肩膀送到他跟前,任由他刺中,然后长剑脱手。

    看起来好像是演戏一般,故意受伤。

    白吟武脸色难看,死死瞪一眼两个白衣青年。

    两白衣青年捂着肩膀,一脸的莫名其妙,觉得稀里糊涂,不知怎么就中剑了。

    宋云歌还剑归鞘,摇摇头:“凭这二位的身手,怕是试不出我的深浅,白吟武,还是另找高手吧,不如请你们云天宫的刀侯来。”

    白吟武沉声道:“你们去吧。”

    两白衣青年转身便走。

    杨云雁倏一闪,挡住两人。

    天荡谷的轻功是一绝,。

    宋云歌道:“刺杀朱雀卫,难道就这么算了,白吟武,你太天真了吧?”

    白吟武冷冷道:“他们只是认错人了,有什么关系?又没伤着你。”

    宋云歌道:“怎没伤着我?”

    他伸后一招,地上的两柄剑飞起来,轻轻掠过他的左肩,擦伤了左肩。

    “卑鄙!”白吟武冷哼。

    他没想到宋云歌使出这种下作手段,栽赃嫁祸都用上了。

    杨云雁轻笑,双手一旋结出两道金色莲花,轻飘飘飞向两白衣青年。

    两人刚要闪避,忽然眼一花,好像万丈金光射进眼,不由一滞,便被两朵金莲击中,喷出血雾飞到空中。

    两青年也是剑尊,所以才试探一下宋云歌的深浅,可在杨云雁跟前不堪一击。

    白吟武难以置信的看向杨云雁。

    杨云雁怎这么强?

    这两个可是剑尊,是云天宫花大代价收拢的,竟如此不堪一击。

    宋云歌上前踹两脚,将他们封了穴道,看向白吟武:“可要救走他们?”

    “宋云歌,你别太过份了!”白吟武阴沉着脸道:“是铁了心要跟咱们云天宫做对?”

    “找人来对付我,我还不能还手?”宋云歌摇头道:“你们云天宫何时如此气势了,比凤凰崖还要霸道啊!”

    白吟武冷冷瞪着宋云歌,看一眼倒在地上,一动不能动的两个白衣青年,转身便走。

    “要留下他吗?”杨云雁道。

    宋云歌摇头:“他没动手,留下也没用,由他去吧。”

    “真是便宜他了!”杨云雁哼一声:“云天宫原来没这么霸道吧?”

    宋云歌轻轻摇头。

    云天宫给人的印象是温和,存在感很低,好像最没有六大宗的气势。

    现在一被激,马上露出狰狞面目。

    杨云雁怜悯的看向两个白衣青年:“你们呐……,要受苦头喽。”

    她其实挺同情这两人。

    这二人显然是无门无派,根本不怕连累,也不会吐露他们受雇于云天宫的事。

    最终就是按袭击朱雀卫的罪名来罚,至少要被罚一笔巨款,还要做苦力。

    大罗城的城墙如此之高,如此之厚,如此之坚实,城建营功不可没。

    城建营内都是犯了事的天外天高手。

    他们罪不至死,却又不能轻易放过,便要以苦力来恕罪责。

    这两个青年至少要罚两年的苦力,进城建营一遭至少要脱两层皮。

    他们两个应该是小宗弟子,叫不上名字来的小宗。

    能在这样的小宗练到天外天境界,绝对是天才人物,如果拜进六大宗,已然成名。

    可惜就因为师门不同,徒有一身惊才绝艳的资质,却如浮萍一般的无依无靠。

    两青年神情平静。

    他们要逼宋云歌使出真本事,最好能伤了他。

    如果能弄到宋云歌的鲜血,那便是大功一件,云天宫一定会有重赏。

    可惜武功相差悬殊,染血的长剑没被白吟武带走,这功劳是没了!

    亏自己一向埋怨怀才不遇,原来与真正的名门子弟差距如此之大。

    宋云歌道:“杨女侠,别同情他们啦,这是他们自己选的路。”

    杨云雁白他一眼:“站着说话不嫌腰疼!……算啦,我带他们过去。”

    “小心点儿,小心云天宫抢人。”

    “他们真来抢,给他们就是,我直接跑!”

    “英明。”宋云歌赞叹。

    杨云雁笑着一手提一个飘飘而去。

    傍晚时分,宋云歌与杨云雁到聚福楼,坐到一个窗边的桌旁,点好酒菜。

    “怎多弄了一幅碗筷?”杨云雁笑道:“还有旁人来?”

    宋云歌道:“梅莹应该会过来。”

    “咱们现在是烫手的山芋。”杨云雁道:“估计梅莹也被吓回去了。”

    宋云歌笑笑。

    杨云雁道:“梅莹要是把咱们招过去,那无异就是跟云天宫做对!”

    “在功劳跟前,这些算什么。”宋云歌漫不经心的端起酒杯。

    杨云雁替他斟满:“云天宫不会死心,这一批试探不成,还会有下一批。”

    “放心吧,相信梅莹有这个气魄。”

    “如果没有呢?”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白虎卫怎能不缺人?”

    杨云雁轻颌。

    这话倒不假,白虎卫的人永远不够,愿意去的少,死得多。

    紫影一闪,梅莹翩然上楼,径直坐到宋云歌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