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剑从天上来 > 第51章 莲印
    众人看他的神色各有不同。

    有的不以为然,觉得少了一份胆气,有的赞同他的做法,既然知道打不过,又何必自取其辱。

    周沧澜这个时候睁开眼睛,好像刚刚睡了一觉苏醒过来,既不置疑宋云歌的选择,对杨云雁的复活也无动于衷。

    他依照旧例说了几句话,要众人继续清查辖内,剔除那些可疑之人,一个也不放过。

    宋云歌神色自若的与杨云雁一起出了什长府,慢悠悠走到自己的辖区,来到一条幽静小巷内。

    宋云歌道:“你那九转生死轮到底怎么回事?还能逆转生死?”

    他是亲眼见到杨云雁死去,魂魄离位,三光熄灭,滴天髓奇术也无用。

    所以从杨云雁出现一来,他一直没有完全的放下戒心,一直在怀疑,在观察。

    现在终于能确定杨云雁是真的,不是冒牌货。

    杨云雁得意的笑道:“如何,玄妙吧?”

    “世间真有这般奇功?”宋云歌疑惑的盯着她:“可别骗我,你们天荡谷的奇功?”

    杨云雁道:“你以为咱们天荡谷就那么弱?”

    “有如此奇功,杨松怎不修炼!”宋云歌摇头道:“一下从剑士跨到剑尊,杨松没可能不练的!”

    “此功需纯阴之体。”

    “那顾师姐练了?”

    “……没有。”

    “她为何不练?”

    “此功第一步是斩白虎。”

    “……你够狠呐!”宋云歌怔了怔,打量着她:“怎这么想不开?!”

    “没办法,想快提升,须得付出代价。”

    “可你这代价未免太大了吧?”宋云歌轻轻摇头,不解的道:“就怕你将来后悔,……是因为被我刺激到了?”

    他回想起杨云雁的变化。

    自从杀了魔尊李青池之后,杨云雁便有了心事,心不在焉,一直在想什么。

    原来是在想这个,她一定是在犹豫迟疑,艰难的考虑得失,最终还是决定要修炼这九转生死轮。

    女子斩白虎就将无法再生育,对很多女人来说是莫大的缺憾,会觉得人生不够完整。

    “是被你刺激到了。”杨云雁轻轻点头道:“要不是你,我也不会下这个决心。”

    “我这是被赖上了。”宋云歌失笑。

    杨云雁白他一眼:“放心吧,不会赖着你的,……你这么强了,我若不赶紧变强,一定会成累赘,怎么继续做队友?”

    “……你真够傻的。”宋云歌摇摇头道:“我能参详一下这门神功吗?”

    “你可不准外传。”杨云雁道:“否则我便是天荡谷的罪人。”

    “你这门神功,纵使给别人,别人也不会练的。”宋云歌道。

    “你太小瞧了这门神功。”杨云雁道:“想想看吧,一下突破了两层,直接踏入剑尊,如果再来一次,我甚至要一举过你。”

    “好,那就要有劳杨女侠关照啦。”宋云歌笑道。

    杨云雁嫣然一笑。

    她随即将九转生死轮的心法说了给宋云歌听。

    如果是天荡谷根本心法,她不会多说,即使与宋云歌再亲近也不成。

    可这九转生死轮并非根本心法,仅是一门外道奇功,且仅适合纯阴之体修炼,且需付出庞大代价的奇功。

    宋云歌听罢闭上眼睛细思。

    他掌握数人的记忆,武学知识彼此融合与汇聚,武学素养已经很渊博。

    加之他的悟性本就高,此时听过一遍心法,便摸到了其中的关窍,眉头皱起。

    “云雁,你这心法有点儿古怪。”

    “什么古怪了?”

    “好像与幽冥神爪的意境一般无二,……好像一脉相承!”

    杨云雁摇头:“这可是咱们天荡谷存在上千年的奇功,怎么可能与幽冥神爪有关系!……你也懂幽冥神爪?”

    “略知一二。”

    “你是什么都懂啊,……不过它断不可能与幽冥神爪搭上关系的。”

    “且不管它,……你这九转生死轮确实玄妙,不过真不是人练的!”

    “生死逆转嘛,哪有这么容易。”

    “唉……难为你了!”宋云歌轻叹一口气。

    这九转生死轮听着很美妙,练着却很痛苦。

    在进入死亡之境后,凭着莫大的毅力硬生生挣扎活过来。

    就好像溺水之人拼命往上爬,并不是一挣扎就上来,而是反反复复,浮浮沉沉。

    别人死了,只死一次,痛苦一小会儿而已,而这九转生死轮,则是痛苦不休。

    像这一次,杨云雁硬生生挣扎了几天时间,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

    这种神功,毅力不足的,练了也没用,置之死地而后生,却往往生不了。

    所以他可以推测得到,这门奇功越来越没人练,可能整个天荡谷只有她一个修炼者。

    他思索着说道:“九转,你是练到第一转了?”

    “嗯,刚练成第一转。”

    “第二转更容易一些。”宋云歌道:“不过你这心法的劲力古怪。”

    九转生死轮可不仅仅是逆转生死的心法,而是修炼出九转生死劲来。

    九转生死劲是不停的在死与生之间转换,生与死即生与灭,即虚与实,即阴与阳,既左与右,既前与后。

    种种变化莫测。

    杨云雁点点头。

    “我这里有一门印法,你应该能练。”宋云歌道:“配合你的九转生死轮,威力应该不错。”

    “你敢私传武功?”

    “不是天岳山的心法。”宋云歌笑道:“放心吧。”

    “那便好,你们天岳山的武功,你敢传我还不敢练呢。”

    “说得我好像要害你一般。”

    “那可指不定哟。”

    杨云雁笑眯眯的道。

    宋云歌摇着头,将一门得自李青池的印法传给他,是李青池年轻时奇遇所得。

    名叫小金莲印。

    李青池所得的是残卷秘笈。

    小金莲印似是佛门秘术,却又不像是佛门秘术,似是而非,古怪异常。

    印如莲花旋转,一转便是一重变化,与九转生死轮恰好契合,两者相合,威力将倍增。

    杨云雁悟性也惊人,听闻此法之后,闭上眼睛参悟片刻,便隐有所得。

    这小金莲印确实与九转生死轮契合无比,练成了九转生死轮再练这印法,事半功倍,水到渠成。

    两人一边巡逻,一边审查每一户,闲暇便讨论。

    李青池对小金莲印仔细的参悟过,一直想找到能够魔息催动之法。

    最终只能无奈放弃,却已经将小金莲印参悟得透彻,指点杨云雁游刃有余。

    待傍晚时分,两人完成轮值,一起到然楼吃饭时,杨云雁已然入门。

    两人刚踏上然楼,梅睿便追上来。

    “宋兄,你幸亏没应战!”梅睿满脸的感慨神色:“还是你谨慎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