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剑从天上来 > 第37章 代杀
    宋云歌摸着修长眉毛微笑:“要再追吗,梅什长?”

    “……你——!”梅莹紧抿红唇,冷冷瞪他。

    宋云歌微笑道:“要不然,张师兄你来追他?”

    “我可不会坏了这规矩,你接下的差事,当然是你做到底!”张其同忙摆手。

    他不是不想接手,可刚才暗中施展了觅踪诀之后,竟然没有感觉,无计可施。

    这个天魅委实古怪,与寻常天魅不一样,好像能彻底锁死自身气息,从而避开觅踪诀的追索。

    梅莹扫一眼张其同,哼道:“既然如此,请罢,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

    “这个……”张其同露出讨好笑容:“我还是有点儿用处的。”

    他现在就想弄清楚,宋云歌到底是如何追到那天魅的,自己为何追不到?

    先前以为是替身术的缘故,现在看来,并不仅仅是替身术,这天魅很古怪。

    如果能找到破解替身术的办法,觅踪诀那才是真正的没敌手,从此之后,自己就能在白虎卫里横着走!

    为了这个野心,丢脸就丢脸,现在丢的脸,将来都找回来!

    宋云歌道:“即使追到了,还是一样的结果,梅什长,你是杀不死他的。”

    梅莹冷哼一声。

    宋云歌笑道:“那便追罢。”

    梅莹紧抿红唇一言不,随着宋云歌往前,很快出了西城门来到了一条大河边。

    大河滔滔,近有百米宽,水花如雪崩,奔腾咆哮,声势惊人。

    迸溅的水珠在空中散成雾,朦朦胧胧,落在他们肌肤上湿润清凉。

    “那儿呢。”宋云歌指了指大河中央:“还真会找凉快地方。”

    “这样能最大限度的避免气息泄露。”张其同哼道:“躲避追踪之妙法!”

    梅莹紧抿红唇,冷冷瞪着滔滔河水。

    自己不可能把所有的水都驱除,破不掉他的水遁,找不到他,剑法威力再强有什么用?

    她想了想,最终咬了咬贝齿,缓缓道:“宋云歌,出手杀了他罢!”

    宋云歌顿时露出笑容。

    看到他如此得意,梅莹忍不住哼道:“别以为吃定了他,小心阴沟里翻了船!”

    张其同道:“遁入水里,这是至少精通两门遁术啊,这家伙确实是奇才。”

    梅莹斜睨他一眼。

    张其同忙道:“梅什长,我可不是给他贴金,他先前能逃得掉,很可能是土遁,现在又进水,那就是水遁,土水两遁,是不是奇才?”

    “不管他是不是奇才,你都是庸才!”梅莹哼道。

    张其同顿时涨红了脸:“你……”

    梅莹一扭头,不跟他理论,对宋云歌道:“咱们两个联手,两颗!”

    “那还是我自己来罢!”宋云歌轻笑道:“梅什长,你也真够小气的!”

    “彼此彼此!”梅莹没好气。

    她对旁人是大方,碰上宋云歌这般小气的,要比他更小气。

    宋云歌眼中清光闪动,伸手一招。

    一截枣树枝飞入他手。

    宋云歌一甩手。

    枣树枝“嗖”射向河面。

    红影一闪,他如一只朱红仙鹤,轻盈舒展掠至树枝上空,右脚屈起,左脚踏上树枝。

    眉心处小剑闪动,他朱袍紧贴身体,踩着枣树枝无声无息掠至河面上方。

    清光潋潋长剑无声无息出鞘,朝下轻轻一划。

    奔腾咆哮的河水一分为二,朝两边翻卷,露出河底满脸惊愕的矮瘦青年。

    宋云歌左脚在枣树枝上一蹬,枣树枝“啵”碎为粉末飘入河水,随水逐波而去。

    枣树枝一碎,他前进之势改为后退,朱红长袍飘飘,化为一朵红云冉冉飘落到河边。

    矮小削瘦青年跟着飞过来,“砰”落到他脚下。

    梅莹手按剑柄盯着这青年。

    喉咙处一道血线,此时汩汩涌出鲜血,瞬间涌出一大滩染红了茵茵绿草。

    张其同觉得很荒谬很古怪,怀疑是自己的眼睛看差了,是不是幻觉。

    这不可能,不可能这么轻松自如的杀一个天魅。

    天魅的难缠程度是越乎想象的,对危险的感知敏锐,想要偷袭几乎不可能。

    只有天魅偷袭别人,没有别人偷袭天魅的事。

    而且这敏锐感知在交手时更难缠,一记杀招过去,招式不管如何精妙,天魅都能通过感知而提前知道危险,提前避开。

    除了对危险的敏锐,还有诡异的遁术,神出鬼没防不胜防。

    再加上一手精绝的刺杀秘术,不知有多少玄武卫与白虎卫死于他们手上。

    眼前这个死去的家伙一定是个假天魅,只是长得像天魅!

    他原本想质疑,可随后想到先前自己所说,这个天魅精通两门遁术是一个奇才。

    现在反口不知会被梅莹讽刺挖苦成什么样子。

    他心里充满了匪夷所思之感。

    梅莹也是一样。

    明明是先前追杀的那个,可为何自己全力以赴没能杀死,宋云歌一剑便解决?

    自己可是剑尊,宋云歌虽也是剑尊了,可剑法绝不会过自己!……纵使过自己,也不可能差距如此之大吧?

    自己那么多剑,他却只一剑!

    这莫不是假的天魅?

    宋云歌轻轻踹一脚天魅,笑眯眯的道:“梅什长,大功告成!”

    梅莹蹙眉盯着他看。

    宋云歌摸摸自己英俊脸庞,笑道:“莫不是忽然现我更帅气了?”

    梅莹出一声冷笑。

    她在脑海里回放先前的一幕。

    宋云歌如鹤般掠出,自己当时关心太重,心神全部放在他身上。

    此时想起来,他一跃出去,便好像消失于天地之间,当时是因为眼睛紧盯着,自己没多想。

    现在想想,他确实有古怪。

    他能如此轻易杀死那天魅,必然是瞒过了天魅常的危险直觉。

    可能正因为对危险的敏锐直觉,让那天魅大意了,太过依靠这直觉,宋云歌瞒过了他知觉便轻易的近身,猝不及防之下一击必杀之。

    宋云歌低头看尸:“可惜为了稳妥,直接杀了,怕在水里逃来逃去,难追。”

    “你何时到剑尊的?”梅莹轻哼。

    从前的时候,她还能俯视宋云歌,因为境界差距就是身份差距,就是地位差距。

    现在同是剑尊,巨大的心理优势一下丧失,还好自己是什长,他只是个寻常卫士。

    “剑尊?!宋云歌你是剑尊?”张其同叫道。

    “张师兄,”宋云歌摇头失笑:“我是剑尊就那么不可置信?”

    张其同叫道:“你资质不是在天岳山最差吗?!”

    “张师兄你不知道一个词叫深藏不露吗?”宋云歌笑道。

    “你这藏得也太深了吧?完全是自虐啊!”张其同打量着他如看一个稀奇动物。

    “这么做很好玩!很有趣!”宋云歌摆摆手道:“说正事。”

    他神情严肃的看向梅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