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剑从天上来 > 第32章 看破
    “朱天宝?”梅莹轻哼一声:“放心吧,他不会找你麻烦的。”

    宋云歌笑了笑:“未必吧?”

    “他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不像你!”

    宋云歌不理会她夹枪带棒:“梅姑娘,有时候不能小瞧兄弟之情。”

    梅莹蹙眉看着他。

    宋云歌缓缓道:“我觉得朱天宝一定会报仇的。”

    自己邀梅睿去醉仙楼,一者是观察胡仙儿,二者是借刀杀人,让梅莹杀胡仙儿。

    胡仙儿一旦勾住梅睿,梅莹知道她的身份之后,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杀了。

    可自己现在成了剑尊,想法马上就改变。

    他有李青池的记忆,李青池这师父当得很卑鄙,留了一手,防备将来胡仙儿反噬他。

    他是剑主的话,知道弱点也杀不掉她,如今成为剑尊,杀她易如反掌。

    可他现在改变主意,不想杀胡仙儿。

    胡仙儿正追查大天魔珠,好像有了线索,不如等一等,待追查出什么来,再出手也不迟。

    他先前对大天魔珠不感兴趣是因为境界更重要,周九幽的师父是莫大威胁。

    现在成了剑尊,一切想法都改变,骨子里的峥嵘彻底苏醒过来。

    他忽然有了一个主意,要借助大天魔珠来实行。

    所以要把注意从胡仙儿扯开,落到朱天宝身上,防患于未然。

    “朱天宝他弟弟是死在魔尊手里,不是咱们,怎么找咱们报仇!?”梅莹哼道。

    宋云歌失笑,摇头不已。

    梅莹瞪他。

    宋云歌笑道:“梅姑娘,你也是聪明人,怎会如此糊涂了,想想看吧,如果死的是梅兄,而杀梅兄的人已经死了,那你会如何?”

    “别胡说八道!”梅莹脸色顿变。

    一提到梅睿被杀,她便心生寒意,浑身不舒服。

    宋云歌道:“他现在找不到仇人了,就会迁怒于咱们,怨咱们无能,连累了弟弟。”

    梅莹蹙眉沉吟:“他不是那么偏激的人!”

    她忽然一指窗外:“喏,他在那!”

    “招呼过来吧。”宋云歌道。

    他今天正要去找朱天宝用一用望气术。

    梅莹蹙眉看着他:“招呼他干什么?”

    宋云歌一指自己双眼,微微一笑:“凭我这双眼,能看透他的心!”

    “哼哼,胡吹法螺!”梅莹撇撇嘴,玉手伸出窗户招了一下:“朱师兄!”

    大街上正有一个蓝衣青年步态轻盈,脸带笑容,俊朗中带着几分轻佻,却并不讨人厌。

    他耳朵动一下,停步抬头,见到了窗内露出美丽动人的脸庞。

    他笑着招招手,转身上了然楼,来到宋云歌身边站定,笑眯眯抱拳:“梅师妹。”

    他扫一眼宋云歌,露出疑问神色,看看梅莹。

    梅莹抱拳还礼:“天岳山宋云歌。”

    “哦——?哦哦,幸会,紫极岛朱天宝。”他笑呵呵的道:“大名如雷贯耳。”

    宋云歌笑着摇头:“惭愧,我也久闻朱师兄的大名了,今日能得一见,幸何如之!”

    “行啦,你们两个就别互相吹捧了。”梅莹招玉手,让小二添了一幅碗筷与酒杯。

    宋云歌叹一口气道:“朱师兄节哀。”

    朱天宝脸上笑容敛去,叹息道:“我早有准备,进了大罗天城就随时会丢命,死在魔尊手上也不算屈了他。”

    小二手脚麻利的送上碗筷与酒杯,梅莹替他斟上酒:“当时咱们被魔尊打伤,不能动弹,也亏得他们挡了一下,要不然,咱们已经没命了。”

    宋云歌惊诧的看一眼梅莹,没想到梅莹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纯粹就是睁眼说瞎话了。

    如果没有朱天华他们贪功、抢攻,李青池也重伤无力,对他们威胁更小。

    正因为他们上去送人头,李青池吞噬之后迅恢复,才能逃之夭夭。

    朱天宝接过酒杯,摇头苦笑:“梅师妹,你不必安慰我,我知道天华他们是帮了倒忙,不过要谢谢梅师妹你这番话。”

    他说着一饮而尽。

    梅莹道:“朱师兄,此事确实要怨我们。”

    朱天宝执壶斟酒,抬头看她。

    梅莹道:“如果咱们修为更高,直接把李青池杀死,也就不会有朱天华他们这一劫。”

    朱天宝摇头:“这么说的话,那只能怨天华自己,修为不足却贪功冒进,自食恶果!”

    宋云歌轻啜一口酒,莫名的笑了笑:“朱师兄难道就不怨恨咱们?觉得咱们连累了朱天华?”

    朱天宝似是惊诧的看向他:“怨你们?又不是你们杀的天华,是魔尊,是魔门!”

    他出一声冷笑:“咱们六宗与魔门的血债又多了一笔,不过也不差这一笔了!”

    梅莹轻轻点头:“咱们六大宗与魔门的血债实在是太多太多。”

    宋云歌忽然一探头,伸伸手扬声道:“梅兄!”

    梅睿正从下面经过,见到他招呼,噔噔噔上了楼,直接来到桌边。

    “大哥,你今天不轮值,怎没在练功?”梅莹讶然问。

    梅睿轻咳一声:“吃过饭后再回去,……你怎跟宋云歌坐一起吃饭?”

    “偶尔遇到的。”梅莹道。

    宋云歌轻笑:“梅姑娘何不实话实说,是来兴师问罪的。”

    “问什么罪?”梅睿一怔。

    宋云歌道:“怨咱们两个去醉仙楼了呗。”

    梅睿顿时讪讪,不自在的看一眼梅莹,轻咳一声:“我说不去,不去,宋云歌偏要拉我过去,真是……”

    他无奈的摇摇头。

    梅莹懒得戳穿他,在外人跟前也要维护他的颜面,免得伤及他自尊,哼道:“可你们闹得动静太大了,满城风雨的!”

    她斜睨一眼宋云歌:“这一下你可算成风云人物了,所有人都知道你的厉害,以一敌十一,打得孟轩辕头破血流,当真是威风得紧啊!”

    她阴阳怪气的嘲讽。

    说的却是事实,昨晚的事已经如一阵风般席卷大罗城,所有四灵卫都知道了这消息。

    盖因此事太过惊人,朱雀卫吊打玄武卫,这是从没有过的事,往昔都是玄武卫欺负朱雀卫,现在反过来了,而且是以一敌十一,还是颇负盛名的孟轩辕。

    宋云歌道:“我喝醉了,醒后什么也不记得,生了什么事?”

    梅莹盯着他,宋云歌则茫然看着她。

    她“扑哧”笑出来:“宋云歌,我还没见过你这么虚伪的!”

    宋云歌认真的说道:“梅姑娘,我真不知道生了什么,昨晚怎么回去的都忘了!……早晨起来练功之后便过来吃饭,你是头一个跟我说话的。”

    梅莹笑容更盛,笑容却很古怪。

    宋云歌看向梅睿。

    梅睿轻咳一声,无奈的道:“你确实喝醉了,醉得还挺厉害,所以狂性大,这也怪不得你,谁让孟轩辕欺人太甚了?”

    事到如今也只能帮他圆谎了。

    “争风吃醋!”梅莹沉下玉脸哼道:“真是给四灵卫丢脸!”

    宋云歌做茫然状。

    朱天宝不自在的轻咳一声道:“那梅师妹,宋师弟,我便先走一步,还有琐事在身。”

    “才喝一杯酒呢。”梅莹道。

    朱天宝笑道:“改日再喝,今天真有事。”

    梅莹笑着送他离开。

    宋云歌的目光盯着他后背,直至他彻底下楼,又从窗口盯着看。

    “看什么?”梅莹哼道。

    宋云歌看向梅睿。

    梅睿被他看得莫名其妙。

    “宋云歌,你到底想说什么?别卖关子!”梅莹没好气的催促。

    她心下极好奇。

    梅莹也被看得莫名其妙。

    “梅姑娘你没看出来?”宋云歌道。

    梅莹蹙眉:“看出什么来?”

    “朱天宝的想法。”宋云歌道。

    梅莹恨恨道:“你别故弄玄虚好不好?赶紧说!不说就算啦!”

    宋云歌道:“他要杀梅兄。”

    梅莹“嗤”的笑起来,摇摇头:“真能胡说八道,莫名其妙嘛。”

    “这是我看出来的,信不信就由你啦。”宋云歌起身道:“梅兄,如果信我的话,还是小心点儿,不要独自外出,轮值完就回自己院子。”

    梅睿皱了皱眉头。

    他自从昨晚看过宋云歌大神威,把孟轩辕打得屁滚尿流之后,便彻底改变了对宋云歌的看法。

    对宋云歌的话很重视,缓缓点头:“好,我会小心一点。”

    梅莹蹙眉:“宋云歌,你没开玩笑?”

    她觉得太莫名其妙了。

    朱天宝一直是笑眯眯的,看不出愤怒,自己对情绪与杀意是极敏感的。

    而且他甚至只看了一眼大哥而已,宋云歌就通过这一眼看得出他想杀大哥?

    宋云歌一饮而尽,放下玉杯:“真是好酒!……那我便先告辞了,梅兄,咱们明天见。”

    “好。”梅睿点头。

    梅莹嗔道:“宋云歌,你说清楚再走!”

    宋云歌起身俯看她精致美丽的脸庞,微笑道:“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别问我是怎么看出来的,也别问我他为何想杀梅兄,直觉!”

    他抱一下拳,转身大步流星而去。

    梅莹狠狠瞪他一眼,玉手虚斩两下,恨不得上前揍他一顿。

    梅睿道:“小妹,看来你要保护我了。”

    “你还真信他的鬼话?”

    “我信!”

    “……好好,我会跟着你的。”梅莹迟疑一下,最终点头:“但我会在暗处。”

    “暗处好。”梅睿笑道。

    宋云歌出了然楼,朝着天荡谷别院走去,一路上在思忖。

    没想到这朱天宝隐藏如此之深,如果不是望气术,看到他五道光环,说不定真被他骗过去了。

    天下英雄真不能小瞧,这朱天宝着实是个厉害人物,修为深厚更胜自己,也胜梅莹。

    罪孽之光浓郁,却没听说过他的恶迹,一点儿风声都没有。

    这么浓郁的罪孽之光却一点儿痕迹不露,便是真正的本事了,深藏不露,行事谨慎从没露出马脚。

    而他第五道白光,却是对梅睿最浓郁,对自己与对梅莹却没梅睿浓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