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奈何情深非你所愿 > 第1074章 总有一天报复他
    沈慢很快就睡着了,两排睫毛打下淡淡的阴影。<a .25shu." target="_blank">.25shu.</a>

    仿佛外面的蓝天白云,不远处坐着的极品帅哥,都与她无关似的。

    不过,她挺知道享福的,身子不知不觉的往旁边挪,企图寻找个舒服的地方。

    最后,她终于找到了。沈慢把脑袋自然而然的靠在陆浩然的肩上,下巴勾在他颈窝里睡,感觉非常惬意,毕竟是真皮真肉,恒温36度,比飞机座椅舒服多了。

    陆浩然坐姿笔挺,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

    他一向对女人不感冒,所以被她忽视,倒没觉得什么,但她像软体动物一般粘人,就让他不能忍了。

    淡淡的女人馨香沁人心脾,柔软的身子四处点火,头发丝丝一根根的擦过他的侧脸……

    陆浩然放下手里的文件,往椅背上一靠,肩上的女人,瞬间更加过分的整个的趴他怀里。

    他无情的抬起手,想把她推出去。

    但她很不要脸的,把手臂也勾在了他的脖子上。

    “简直不知羞耻!”陆浩然的手拐个弯,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很腹黑的把这一幕录了下来,等以后给她看看,她有多主动,到时不要再反咬一口!

    哼,幸亏他是个正人君子,但凡换个人都会把她吃了,就这副媚姿,哪怕和尚来了,也未免把持得住。

    拍完照,陆浩然也开始闭目养神,身子给她靠到了中州。

    到了停机场,沈慢还没醒,陆浩然非常不情愿,但还把她抱下直升机,送进了附近的医院。

    “您的夫人没什么大碍,就是普通的醉酒,我稍微给她用点药,再睡一觉就好了。”医生诊断后,微笑着说道。

    陆浩然器宇不凡,矜贵霸气,看起来很有身份,就算是每天冷着脸的医生,也会给他一个笑脸。

    陆浩然点点头,并没有解释这丫头不是他的夫人。

    交完费,他让助理联系沈慢的家人。

    沈慢睡得很熟,而他的工作很忙,没办法一直守着她,而且两人之间又没什么关系,守起来不方便。

    陆浩然的助理,查到了沈慢花店的电话,打了过去……

    店里只有沈慢的妹妹沈晚在,听说姐姐醉倒了,沈晚连忙拜托隔壁的店主,帮忙照顾下生意,自己则匆匆打车赶往医院。

    沈晚才参加完高考,这两天都店里帮忙看店。

    她刚满十八岁,娃娃脸,小骨架,看起来伶俐可爱,要不是沈家出现变故,她去年就该读大学了……

    到了医院,得知姐姐没大碍,沈晚松了口气,谢过陆浩然,同时也被陆浩然的高颜值,深深吸引。

    “请问,您是我姐姐的男朋友吗?”她斗胆的问,眉眼间的青涩味道,让她看起来单纯无害。

    陆浩然绝不会对她另眼相看,他恢复一贯的冷酷,淡淡的说了句“不是”,然后又说了声“再见”。

    再然后,他不给沈晚任何打招呼的机会,转身大步离开了,颀长的身影带起一缕清风。

    淡淡的馨香,飘进鼻端,让沈晚怦然心动,眼里冒出两大簇红心,忍不住吞口水。

    “好帅啊~”沈晚偷偷的趴在门外,目送着他,漂亮的眼里凝结起美好而又朦胧的初恋情愫。

    不过,自己好像不知道帅哥叫什么名字!

    她追了出去,可惜对方已经消失了背影……

    “喂,姐,姐!”沈晚跑回来,扑到姐姐身上,摇晃她,呼喊她,扒她的眼皮,“你醒醒啊,刚才送你来的帅哥是谁啊?是谁?”

    “……”沈慢难受的睁开眼,抬手摁住头疼欲裂的脑壳,感觉自己家喝了假酒,“好难受,让我睡会。”

    “姐,送你来的是谁?”沈晚期待的望着她,双眸亮晶晶的,充满神采。

    沈慢皱了皱眉,脑子里一片沉重,什么也想不起来,“我不知道,但肯定是苏芙的亲戚。”

    “姐,我觉得他好帅,很合我的眼缘噢,你帮我打听一下嘛,如果他没有女朋友,我想——”

    “你什么都不要想,好好读书。”沈慢抬手揉了揉妹妹的头,又闭眼睡了过去。

    “什么嘛,也不听人说完!”沈晚不悦的嘟起嘴巴。

    睡了几秒,沈慢突然又睁开眼睛,一骨碌坐了起来,眼睛茫然的环顾周围的环境,吸了下鼻子,酒醒了,“这是在医院?”

    “昂。”

    “店里没人?”

    “没啊,我请邻居帮忙了,有什么问题吗?”沈晚从小就被家人宠爱惯了,所以并不晓得人间疾苦。

    “那怎么行呢?跟闹着玩似的,快点回去!”沈慢掀开被子,穿上鞋就走。

    被生活所累的她,早就把之前的一段旖旎故事,忘到九霄云外了,甚至没回忆起陆浩然,哪怕一秒。

    倒是沈晚眉眼含情,唇角漾着笑意,好像进入了相思局……

    另一边的海岛,几个被陆浩然冷酷拒绝在直升机外的名媛,气愤的要命,很快,陆浩然只让沈慢上直升机,不让其他人上机的事情就传开了。

    一个血气方刚的男子,单独带走一个醉酒的女子,难免让人浮想联翩,谣言四起。

    楼老太太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不禁勃然大怒:“老娘凭本事物色到的孙媳妇,凭什么给他抢走?”

    楼老太爷也义愤填膺,“陆家的老大挺不错,想不到他弟弟这么差劲,明目张胆的带走我家的媳妇!”

    “那什么,我们得出岛,想办法为萧辞做主!”楼老太太又把抢楼小唯的那一套搬出来,运用一遍。

    “走!”

    两位老人家丢下喝得烂醉的孙子,提着刀出发了,跟威武的大将军似的。

    “哎,爷爷,奶奶……”萧辞昏头涨脑的坐起来,拽住了爷爷袖子,不让他去闹事。

    老太爷甩开孙子的束缚,追上了老太婆。

    “我总觉得不对……”萧辞双手捂住头,用他那早产儿不太灵光的脑瓜,苦苦思索,“我大伯和爸爸,应该不是爷爷的儿子,他们的个性分明和姑姑一模一样,而爷爷奶奶跟村炮似的,怎么生得出大伯那么优雅的男人?”

    但是吧,看在爷奶疼他的份上,他就不揭穿了。

    萧辞倒下继续睡,有奶奶和爷爷罩着,他小日子过得可舒服了。

    至于娶媳妇什么的,他一点没考虑,随家人安排吧,他不太在乎这个,如果一定要结婚,也是为了完成任务、为了取悦爷爷奶奶……

    陆浩然匆忙回到公司,参加重要会议,他梳得一丝不乱的发型上,藏着几粒婚礼上特有的彩片,亮晶晶的,很漂亮。

    会议结束后,几个关系不错的,忍不住问他是不是参加婚礼去了?

    陆浩然想了几秒,才把哥哥结婚的事说了。

    “沃~日!这事大了!”那些和陆盛廷一起白手起家的发小,都气得要死,场面差点失控。

    哪有这样的人?结婚连自己的发小都不告诉?是不是怕他们揭穿他曾经是母羊的儿子,不会的!

    什么叫发小?就是互相知道彼此的丑事,依然铁得分不开,就像兄弟姐妹家人一样!

    何况苏芙他们也见过,陆盛廷太不够意思了!他们不能忍!

    众哥们气愤之下,就决定去找陆盛廷算账,他们一定要随礼,也要闹洞房的!

    陆浩然见哥几个气得够呛,个个摩拳擦掌,也不拦着了,让大哥自己处理吧。

    “司南,你不能去。”陆浩然拦住了其中一个帅小伙。

    “为什么?”秦司南也想闹洞房。

    “你跟我到国外出差。”陆浩然准备随时就出发了,不接受任何反驳。

    秦司南气得撞墙,论感情,他和陆盛廷是最好的。

    小陆总真是太过分了!好好好,今天他会服从命令出差,但来日一定要恶搞一下陆浩然,不然他不会解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