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沫能这么想,对宋钦轩来说,是最欣慰的事了。

    宋钦轩一到公司,秦飞就立马迎了上去,“宋总,我给您打电话,您没接。”

    秦飞一说,宋钦轩才想起自己给手机设了静音,因为怕打扰到柳沫,“有事吗?”

    “乔欣安的事情,有眉目了。”秦飞一有了消息,就给宋钦轩打电话,一连打了好几个,都没人接。

    宋钦轩停下了脚步,“去办公室里说。”

    到了办公室,秦飞拿起自己的资料,“安南精神病院那边,说什么都不肯透露消息。之前查到了,裴母绑了乔欣安,我就顺着这条线去查,果然查到了不少有用的消息。”

    “继续说。”宋钦轩猜到了是裴家搞的鬼,一环套一环,也难为他们想出这样的招。

    “裴母通过自己娘家那边的关系,把乔欣安弄进了安南精神病院,最后事发,医院让乔欣安出了院,她就想找乔欣安,找了个机会绑了她,让她……”秦飞查到的资料,实在是太劲,爆了,他真担心宋钦轩会受不了。

    “让她做什么?”宋钦轩见秦飞没再继续说下去,便皱着眉主动问起。

    “让她想办法让夫人染上毒瘾,因为夫人身边有您安排的人,几经商讨,她们最后还是决定从柳书语和周琳的身上下手,然后乔欣安找上了柳书语,成功的把柳书语和周琳带进了陷阱里。”秦飞查这些资料,也费了不少劲,其中的一些细节不查个水落石出,他都不敢向宋钦轩交代。

    “现在她人在哪里?”宋钦轩听完秦飞的前一句话,整张脸都黑了下来,如果不是自己把柳沫保护得这么好,说不定现在进强制戒毒所的人,就是柳沫了。

    裴母这个人,还真不是一般的可怕。

    “被裴母藏了起来,在乡下的一个农户家里,已经找到详细位置,派了人去抓了。”秦飞知道,宋钦轩肯定会想把乔欣安抓来。

    宋钦轩思考着,一会儿乔欣安抓来了,自己该怎么处置她,“抓来了,找个地方看好。”

    乔欣安一而再再而三的对柳沫下手,这一次居然把脑筋动到了柳沫的家人身上,不管她是受人胁迫也好,自愿的也好,总之这一次,她别想全身而退。

    大约上午十点左右,秦飞接到了派去的人的消息,说乔欣安已经抓回来了。

    秦飞恰好在宋钦轩的办公室里,立即将这件事向他汇报,宋钦轩突然改了主意:“一起过去看看。”

    宋钦轩把手上的资料放下,就要跟秦飞一起过去看看。

    秦飞让人把乔欣安安顿好,看好别让她跑了,宋钦轩已经拿出手机给柳沫打了电话,柳沫一早就回到了画室,着手准备恢复课程,“宋宋,怎么了?”

    “沫沫,一会儿有课吗?”宋钦轩一边进电梯,一边问柳沫,这样精彩的时刻,还是要带上柳沫。

    柳沫说:“今天都没课,明天才恢复上课。”

    为了让自己保持最佳的状态,柳沫今天暂时没恢复上课,打算等自己再调整一下,明天就开始恢复正常上课。

    “那好,你准备一下,一会儿我过来接你,带你去见个人。”说完,宋钦轩就把电话挂了,也不管柳沫一肚子的问题。

    “见……”柳沫才刚说完一个字,就听见了挂断了提示音,“也不说清楚。”

    柳沫换下了衣服,不好意思地对周彩说:“周彩,我有点事出去一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画室还是要麻烦你下。”

    周彩丝毫不介意:“没关系,你去吧,画室有我在,没事的。”

    柳沫收拾好,到楼下,就看到了宋钦轩的车,她打开了后座的门,一上车就问:“去见谁啊?电话里也说不清楚。”

    “不是马上就见面了吗?我怕电话里说,你情绪太激动。”宋钦轩也是有他的考量,他淡淡地说,“去见乔欣安。”

    “什么?你找到她了?”果不其然,正如宋钦轩所想,柳沫激动的要挣脱安全带一样,她怔怔地看着宋钦轩,眼中满满的不敢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