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大美时代 > 449疯魔就在一瞬间
    万长生见过茅东阳那阴沉的表情,焦躁不安得随时都要咬人那种。

    这张偷拍的照片里,高云野的神情就有点那种感觉。

    就像当初自己和杜雯之间没有私情,现在更是问心无愧。

    但显然对方已经把帐记在自己头上了。

    这特么叫什么事儿啊。

    看眼旁边正在认真输入的姑娘,万长生权衡下还是打扰:“要不……你就暂时别返回江州了,我这边刚刚看到消息,说高云野已经找到蜀美,情绪不怎么好……”

    试着把手机画面递过去。

    满以为苏沐楠会吓一跳,谁知道这姑娘竟然咬咬牙反而收起自己的主意:“该面对的,终究要去面对,我不会逃避。”

    万长生只能说这姑娘看似温柔,骨子里极为认真倔强。

    不过想来她那不被所有人看好的恋爱,能坚持三年,也是拜这种性格所赐。

    还想说什么的时候,正好地勤开始通知登机了。

    在航班上两人全程无语。

    万长生一如既往的默默勾画自己的东西,苏沐楠肯定也不是在考虑篆刻书法,静静靠在椅背上,凝视外面的云卷云舒。

    纸上得来终觉浅,道理也许都明白,但情之所至唯有自己去感悟。

    下了飞机一如既往的开车走人,两人都没多少行李,万长生驶上返校快车道的时候,终于开口:“需要我帮你们安排个地方么,实话说他这会儿的精神状态并不是很好,并不是个有话好好说的时候。”

    美术院校可能比较释放天性,情绪比较奔放,在这种男女关系上产生矛盾的也不在少数,起码蜀美因爱生恨然后出事儿的案例屡见不鲜。

    当初茅东阳为了杜雯,可是有点为爱癫狂的征兆,只是杜雯多会拿捏分寸,让人家神魂颠倒的只会对万长生脾气。

    苏沐楠这倔姑娘肯定就不具备这种高技艺。

    果然,听了万长生的提醒,她依旧坚持摇头:“我自己的事情,确实应该我自己去处理,不能再麻烦你了,这一次从头到尾你没有做错任何一点,全力帮助我,甚至帮助他,脑海里面思考的都是怎么去善待他人,改变更多青少年的命运,结果我还给你带来这么多麻烦,不要让我再增加内疚了。”

    万长生总是比较推崇自我独立的,也不再说什么:“那你记得消息跟他对接一下,免得错过了,万一他这会儿已经到机场准备离开江州呢?”

    苏沐楠马上低头消息。

    万长生眼角瞥见她的手机屏幕亮了好几次,但是都没有接听电话。

    死心眼的姑娘,一旦心死了,九头牛都犟不回来。

    于是一贯把车停在培训校的万长生,还是把车开回美院,反正都天黑了,也没人注意到自己的豪车,停在校外大美社的停车位就行了,这排几个车位都是茶社的。

    熄火时万长生还问了声:“要不要上去先坐一下喝杯茶,约高老师过来这边谈?”

    苏沐楠摇头:“我约他在工作室,这是私人的事情,谢谢了……”

    万长生点点头,下车从后备厢拿出两人的行李箱。

    苏沐楠笔直的站在旁边接过去,然后却注意到万长生的目光看向车头前方。

    姑娘跟着扭过头去。

    高云野满脸狰狞的站在对面路牙子上!

    万长生甚至是看见他从对面的小酒吧里面摇摇晃晃走出来的!

    就是他和老童他们习以为常的那间小酒吧。

    也许高云野就是坐在窗前,听见停车的声音,或者被车头灯给晃了下,转头看见这边下车来,酒吧窗户恰好能看见副驾驶这边,鬼使神差的就看见了。

    苏沐楠确实是无所畏惧,拉着自己的行李箱就走过去。

    万长生摁一下后备厢开关自动徐徐关上的同时,主动抬手给那边打招呼:“高老师好,要不……你们就在这小酒吧聊聊,我还能打折呢。”

    天地良心,哪怕被人这两天在网上泼脏水到了墨汁那么黑的地步,万长生也没跟对方骂街的意思。

    以万长生的心态,费那力气干嘛,争吵辩论都很难掰回来一个成年人的思想,对一个莫名仇恨自己的狭隘心理,说什么道理都是白费劲。

    让自己徒生火气而已。

    高老师也是江州地区近些年流行的最宽泛喊法,在这个小姐不那么尊贵,同志非常古板,先生有点调侃的时代,江州人一般都是统称某某老师,既有尊重的意思,也适用于所有男女老少关系。

    简单。

    可听在心胸狭隘的人耳中,只有讽刺。

    也许这种讽刺还来自于很多方面。

    万长生也是事后才知道,高云野家境并不宽裕,这是苏沐楠所有同学朋友包括她父母都觉得不太合适的一个重要原因。

    虽然在美术学院经济条件不好的学生多了,但其中优秀的人比比皆是,反而过于在乎这件事就容易显得偏激。

    也许搞艺术评论的人,天生就敏感易怒,随时都像斗士一般一点就着。

    高云野的脾气是出了名的暴躁,一点点涉及到自尊心的小事儿都容易被他开足火力怼,所以谁都觉得温温柔柔的苏沐楠不应该跟他在一起。

    也许是被这辆豪华的越野车刺激了,更被万长生那种故作轻松不把他当回事的态度给激怒了。

    站在万长生的角度,他想尽量轻松点别高高在上,何况他心里真没觉得人家情侣之间分手不分手跟自己有多大关系?

    可在高云野的眼中,最后一根稻草简直就是一根接一根丢上来。

    两人手里都拉着行李箱,显然都是刚从外地归来的样子。

    一起归来……

    万长生这简直就是晃着手里的豪车钥匙,在炫耀自己的胜利,还漫不经心的说风凉话。

    距离分手离开已经两天的时间。

    对很多失恋的人来说,差不多已经到了情绪阈值的临界点,各种各样复杂的情绪凝聚起来。

    高云野大踏步朝着这边过来的时候,下路牙子甚至还踉跄了一下,万长生判断他是不是喝了点。

    然后就看见高云野把自己身上的双肩背包卸下来,在从里面掏什么!

    九点过的冬夜里,路灯下的昏暗光线中,看不太清楚包里有什么,但高云野脸上的神情已经扭曲了,带着凶狠绝然的那种:“你居然敢背叛我,我要毁了……”

    苏沐楠还上前一步,试图挡在万长生和高云野中间,这会儿她也不管不顾的娇斥:“够了!高云野,你真的够……”

    可能在她觉得自己已经是声嘶力竭的怒吼了,但在万长生听来就跟小绵羊似的咩咩咩,甚至在高云野的嘶吼中根本听不到,因为这一瞬间,万长生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对方身上!

    这特么是要行凶的感觉!

    他没有见过行凶的人,但他画过很多凶神恶煞的妖魔鬼怪。

    这一刻万长生终于明白真正行凶的人是什么样子,高云野那张脸都扭曲到变形了,就像他的性情畸变一样,眼神反而是木讷的,也许是充血还是什么导致,总之这会儿的眼神就像是被什么妖魔附体,市区了一个正常应该有的理智和神采,疯狂的……疯子的眼睛会有神采吗?

    没有的,已经是行尸走肉的那种失去人性!

    所以万长生没有半点犹豫,顺手就把拎着的行李箱腾空越过苏沐楠砸过去!

    他那航空小箱是商务范儿的小皮箱,体积不大重量却不轻,直接砸到高云野怀里一个踉跄!

    也仅仅就是个踉跄,万长生看见高云野从双肩帆布包里面拉出来个什么白色瓶子,跟洗水瓶子差不多的大小……

    本能的心里先松一口气,然后又惊诧莫名!

    就是说时迟那时快,和砸箱子的动作几乎同步,万长生两三个大跨步已经冲到车头前,手挥出去砸箱子,收回来的时候已经顺势拉住了苏沐楠挥舞的手往后拽,自己跳身转到她身前,背身抬腿猛踹!

    万长生没练过什么功夫,也就是一把子打石头攒下来的傻力气,脚尖感觉触到什么的时候,另只手抱紧了苏沐楠,把她的头紧紧摁在自己胸口,完全用自己的身躯挡住了这个姑娘!

    不为半点私情,这纯粹是个普通男性,在看见弱女子受到伤害时候的自然反应和愤慨!

    紧紧抓住苏沐楠手掌的左手虎口的地方好像凉了一下,紧接着后颈,也是同样的感觉,可马上就变成强烈的烧灼感!

    以万长生内敛的性格都忍不住哎哟呼疼!

    苏沐楠也几乎同时尖叫挣扎!

    这时候万长生才感觉到自己踹出去那条腿开始大面积的烧灼!

    玛德!

    这家伙居然用上了什么腐蚀性的镪水!

    这是奔着要给苏沐楠毁容的节奏去啊……

    万长生这一刻是真的出离愤怒了,确认被摁在自己胸口的姑娘头部没有任何伤害,不顾左手的疼痛,双手一起把苏沐楠重重的朝着车尾后面推翻过去,摔得越远越好,口中扯足了嗓门:“杀人啦……”

    同时转身朝着背后高云野张开手臂扑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