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易修之路 > 第六十六章手段齐出逃升天
    又是一次震动天地的撞击,虚影玄武被周身煞气缠绕的撞幡虚影,撞得连连后退。而每一此撞击,主阵的玄武门修士,脸色就难看一分,如果再这样下去,玄武门护山大阵,被攻破,只是时间问题。妙元等人脸色非常难看,却也没有丝毫办法,只能咬牙坚持着。

    此时周易的脸色也非常难看,他体内的煞气已经完全被抽空,甚至真元也只剩下不到一半,周易再也忍不住,一手抄起土遁符,一手拿起了那个装满火药手雷的储物袋。

    可就在周易准备炸出一线生机时,才现他身子完全被头顶的血煞旗限制住了行动能力,根本无法移动丝毫位置!

    “嘶!”周易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完全没有料到,这血煞宗竟然还有这样的后手,哪怕此时他们这些练气修士,现乐血煞旗在吞噬自己,也已经为时已晚!

    “怎么办!”周易彻底慌了,朝着四周看了看,周围的散修,一脸狂热的看着虚空的巨大撞幡虚影,头顶的血煞旗引动他们体内的煞气,此时大部分修士,受到煞气的影响,早已迷失了自我。

    “拼了!”周易深呼吸了几下,缓缓掏出了那张,他高价购买到到雷符!剑指御符,直接甩向了头顶的血煞旗,来不及等待效果,一手握着土遁符,一手已经将储物袋打开,一瞬间周易已经完全被火药和手雷淹没了。

    白煞和两个金丹长老全身心御使周天血煞大阵,根本没有注意,也想不到有人早已现了他们计划,为此还做了准备。

    撤离回来的血煞宗筑基弟子,到是有人现,周易被一堆不知何物的东西淹没了,“你在作甚?”但已经迟了。

    大阵之中,突然出现一道闪电,直劈周易头顶的血煞旗而去,这道闪电,完全比不上先前白煞使用的雷煞符,相比而言,犹如溪流之比大江,幼儿之比壮汉,但在弱,这也是天地间最精纯的雷霆之力。

    血煞旗在神奇,底子也只是法器,而且还是吸收煞气的邪器,雷霆之力,最能克制这些邪物,雷霆之力之下,周易头顶的血煞旗瞬间土崩瓦解,掉落下来。

    血煞旗被毁,周易恢复了行动能力,但也因为血煞旗被毁,周易的行为瞬间引起了主阵三人的注意,“尔敢!”一声暴怒,一股威压随即而来,周易咬着牙,心动咒起,周身瞬间被金光轮罩,可在这股威压之下,犹如纸糊似的,瞬间破碎。

    金光咒瞬间被破,却也给周易争取了一丝时间,土遁符动,周易瞬间潜入地下。

    从使出雷符,到周易潜入地下,短短几息之间,稍有差池,他将万劫不复,好在总算是没有出大错,顺利潜入了地下。

    此时修士们眼中,毫不起眼不含任何灵物的凡物,淹没周易到火药,已经被周易引燃。“轰!”的一声巨响,一朵蘑菇云,在血煞宗周天血煞大阵之中平地升起。

    周易原本的位置,方圆几十米之内,一片狼藉,到处都是残肢断臂,看不到一个活着的,甚至完整的人。方圆几十米之外百米之内的修士,捡回了一条命,不过也全都被爆炸的冲击波,震的身受重伤,全都倒在地上。

    几十人身死道消,他们头顶的血煞旗同样也没能顶住,周易海量的火药,那些身受重伤的修士,头顶的血煞旗也失去了能源,也瞬间掉落下来。

    周天血煞大阵,并不是必须需要三百六十位练气修士才能布置,只不过这样能完整挥大阵威力,周易这么一下,瞬间失去了快三分之一的血煞旗。

    周天血煞大阵虽然并没有被破,但凌空的巨大虚影撞幡,此刻变得摇摇欲坠,在没有刚刚煞气腾腾的威能。

    白煞以及两位金丹长老,脸色非常难看,可他们来不及干什么,玄武门修士头顶的巨大玄武虚影,出一声无声的嘶吼,已经主动撞击过来。

    玄武门不知道血煞宗生了什么,但平地而起的蘑菇云,伴随着巨大的爆炸声,他们可是看得听得清清楚楚,在加上刚刚煞气腾腾的巨大撞幡,突然威能大减,妙元等人,瞬间反应过来,血煞宗内部出事了!

    妙元等人立即御阵,主动杀了上去,又是一次震动天地的撞击。周天血煞大阵之中,那些没事的练气修士,体内的煞气,真元,早在前两次撞击,就被抽空了,这一次撞击,头顶大血煞旗吞噬的是他们的神魂之力。

    此时这些人就是再傻,也已经反应过来。

    “饶命啊!”

    “掌教,长老,饶命啊!”

    然而,他们的挣扎却起不到任何作用,他们根本无法摆脱头顶血煞旗的限制,甚至此时哪怕想学周易,鱼死网破,也不可能了,他们已经没有丝毫真元了。

    形势突然逆转,这让玄武门士气大增,虽然玄武门众人也是一脸懵逼,不知道到底什么原因,但这不影响他们的兴奋。相对而言,血煞宗的弟子,脸色就比较难看了。

    ......

    此时,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周易,已经出现在了十几里之外的一出荒山野岭之中,这已经是土遁符可以遁走的最远距离了。刚刚钻出土地,周易便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他虽然成功使出了土遁符,但大修威压,以及爆炸余波,同样让他受伤不轻,如果不是修行《天罡三十六法》,肉身堪比妖兽,可能他就直接长眠地下了。

    忍着伤痛,周易使出最后一点真元,在自己周身布置了一个隐匿阵法,便直接昏了过去。

    ......

    不知过了多久,周易醒来,疼痛已久,伤势没有丝毫好转,好在体内真元,缓慢的恢复了一些,周易挣扎着起身,四处看了看,朝着一边步履阑珊走了过去,荒郊野岭,周易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他现在这个状态,万一遇到妖兽,没有丝毫还手之力,必须找个相对安全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