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易修之路 > 第六十四章真武七截阻元婴
    大型符舟度非常快,几个时辰,跨越上万里路程,很快便杀到了玄武门的势力范围。玄武门一直以来都是大周修行界的顶级门派,其门派传承久远,宗门高手众多,一直以来把持这大周东南疆域。

    甚至大周王朝皇室很多人都出自玄武门,不过自从血煞宗崛起之后,情况就变了很多,掌控大周王朝凡世的皇室隐隐有些偏向了血煞宗。

    这倒也不能怪大周王朝墙头草,面对强悍的宗门,投靠强者,这就是王朝皇室的生存之道。

    玄武门势力遍布大周东南,早在血煞宗三艘符舟进入东南,玄武门已经接到了消息,血煞宗杀到玄武洞天界时,玄武门已经严阵以待了。

    玄武洞天界入口,玄武门山门前,几百素色道袍的修士,全都手持法剑,表情严肃的看着空中漂浮的三艘符舟!

    这几百玄武门修士,最前面站着七人,见符舟停下,一位仙风道骨的老道,表情严肃的说道:“诸位血煞宗道友,如此兴师动众,是为何意?”

    老大声音不大,众人却都能听得到,而且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便在这时众人耳边传来一声冷哼声。只见血煞宗掌教白煞真人,已经从符舟凌空飞度下来。

    “呵呵,妙元,我是何意,你还不知道吗?”白煞独自面对玄武门几百严阵以待的修士,非常之淡定,到是对面的玄武门修士,见到白煞下来,露出忌惮的表情。

    “妙元,本座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投靠我血煞宗!否则休乖本座心狠手辣,毁了你玄武门道统!”

    “白煞,我玄武门,传承至今,何曾卑躬屈膝投靠过他人!”

    “妙元,本座晋级元婴,理应独占一国之疆域,你非要和本座作对,就别怪本座不客气了!”

    白煞话音刚落,玄武门中,一个非常健壮的中年修士,忍不住怒道:“哼,当我玄武门是吃素的!”

    此话一出,白煞眉头微微一皱,眼神冰冷,瞬间看向了那说话的壮汉,大汉也是硬气,同样瞪着双眼,看着白煞。

    不过几息之间,刚刚被白煞称之为妙元的老道,脸色一变,现了不对劲,瞬间拿出了一个小铜铃,“醒来!”只听见“叮”的一声,壮汉一激灵清醒过来,刚刚他竟不知不觉,和一个元婴大能拼起心神,如若不是妙元出手,他可就着了白煞的道了,以后哪怕不死,道心被破,他也在难更进一步了。

    壮汉醒来,白煞也没有丝毫失望,只是不屑的看了看对方,在白煞看来,今天这些人都难逃他的手掌。让大汉多活片刻,没什么区别。

    此时符皱已经停靠下来,血煞宗上千修士,全都默默的站在了白煞身后。

    “妙元,你以金丹后期修为,敢和我掰掰手腕,无法就是仰仗你玄武门传承大阵,真武七截阵,今天本座就破了你这真武七截阵,看你还有何手段!”说着白煞大手一挥,一把全身黝黑,散着阴冷气息的法剑,凌空出现在白煞面前。

    妙元以及身后六人,表情极其严肃,见到白煞祭出法剑,“诸位师弟,布阵吧!”六人闻言,没有丝毫犹豫,全都祭出法剑。

    玄武门势力是真的非常厉害,虽然没有元婴修士,但金丹修士足足七位,这七人布阵所谓的真武七截阵,竟然和白煞这个元婴大能,打的半斤八两。

    玄武门真武七截阵,当真非常厉害,七人以七星之位,真元合七为一,同攻同守,白煞面对的仿佛不是七个人,而是集合了七位金丹法力的一个人。

    看着半空,战斗激烈的八个人,周易默默的拿出了那张土遁符,并不是周易打算这个时候跑路了,虽然白煞这个远远大修被玄武门七位金丹拖住,但那俩金丹长老,可还在附近,周易这个时候可不敢跑。

    他是怕被误伤了,元婴斗法,威能实在太强,光是看半空那些横飞的剑气法术,就他们这些练气材料,估计被碰到就是身死道消的结局。

    半空的斗法,还在继续,地上两帮人,却没有动手,而是全都注视着半空的斗法,周易看得是一脸懵逼,实在不明白,下面这些人在干啥,尤其是那俩金丹长老,这可是好机会啊,为何不赶紧动手?

    玄武门七位金丹虽然拖住了元婴,当他们自己同样也被白煞拖住了,现在的玄武门,可就剩下一群筑基弟子了,这俩金丹长老,要是立即率领门下筑基弟子动手,分分钟攻破玄武门。

    而且只要这俩金丹长老动手,说不定他就能抓到机会跑路了,等了好一会儿,还不见两人动手,周易有些忍不住了,想了想,有了注意,小声和身边的一个杂役弟子,议论起来。

    “长老为何还不动手?现在可是好机会,趁着掌教拖住玄武门金丹修士,只要动手,很快就能攻破这玄武洞天界了!”

    “是啊,大概两位长老也有自己都打算吧!”

    旁边的人自然听到了两人都对话,立即参与了进来,“可能是想光明正大的击败玄武门吧!”

    周易起了个头,周围的人果然纷纷议论起来,随着议论的人越来越多,不远处的一个内门筑基弟子,皱着眉头,低声训斥了众人一言。

    “无知!哼,你们以为玄武洞天就没有护山大阵吗?玄武门北极玄武大阵,非元婴大能不可破,否则你以为玄武门凭什么对抗我血煞宗?”内门的筑基弟子这话一说,众人才反应过来,玄武门传承已久,甚至远过血煞宗,这样的宗门,传承下来的护山大阵可想有多厉害。

    甚至所谓的非元婴不可破,还是无人可以主阵,如果是一位元婴大修主阵,别说白煞,就是再来几个元婴,也不可能攻破这玄武门护山大阵,北极玄武大阵。

    “玛德,这下又没戏了!”周易有些失望,本以为找到了跑路的好机会,却没有想到会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