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都市强尊 林君河楚默心 > 第61章 心服口服
    第61章 心服口服

    出了这样的事情,大家都没什么心情继续唱歌了,直接就散了。

    在走之前,剩下的那些男男女女还都在那用害怕的眼神看着林君河。

    他们真没想到,这位一进来就坐在那默默喝酒的,才是真正厉害的角色。

    像曹俊跟胡宇鹏这种平时装得很牛逼的人,真一出事儿,直接就给干懵逼了。

    “林君河,今天真是谢谢你,你送的礼物我也很喜欢。”

    虽然经过出了写小差错,但是结果还算是好的,曹俊他们也被送医院去了,苏敏菁也是松了口气。

    她在刚才强哥来的时候真有些害怕,再怎么样她也还是个女孩子,不害怕这些凶神恶煞的人是不可能的。

    “喜欢就好,记得把它带在身上,能帮你辟邪消灾的。”林君河笑道。

    “知道啦,跟个小神棍似的。”苏敏菁笑了起来,真觉得林君河这个人很有趣。

    晚上也算发生了不小的事情了,不过看起来他似乎完全不在乎,最关注的还是他送的小礼物,真是个奇怪的人。

    送走了苏敏菁,林君河一回头,只见ktv门口,马彪正冲着自己客气的笑着:“林先生,常来玩啊。”

    “马彪,你今天做得倒是不错,我欠你一个人情。”

    林君河看了他一眼,突然若有所思的看了马彪一眼:“你那方面有问题,生不出后代,是不是?”

    “林先生……你怎么知道的?”

    马彪眼中闪过一丝骇然之色,这件事情自己可是谁都没告诉,就连最亲的亲信阿虎都不知道!

    “你不用管我怎么知道的,你只需要知道一点,我能治好你。”

    林君河一脸平静的开口,而马彪的心里早就已经掀起了滔天大波。

    “真,真的?”马彪激动的开口,下意识的就抓住了林君河的衣服,都没发现自己的行为不妥。

    林君河也懒得跟他废话,直接道:“你要是想治,就脱了上衣,站好。”

    “这……”马彪犹豫了一下。

    “怎么,你怕了?”

    “怕?”马彪突然笑了起来。

    他除了上次怂了林君河之外,真是十几年没怕过什么东西了。

    深吸口气,马彪直接把衣服一脱,露出下边一大片的纹身,相当吓人。

    “林先生,求你帮帮我。”马彪咬牙开口,这个问题,实在是让他难堪了很多年。

    “好说。”

    林君河淡淡一点头,直接伸手在马彪的身上点了几下,最后随手在附近捡了块碎玻璃,在马彪的小腹处刺了一下,鲜血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草!我就知道这小子没安好心,砍死他!”马彪身后的小弟们一下子就急坏了。

    “都他妈给我别动!谁动我弄死谁!”

    马彪突然咆哮了一声,吓得他一群小弟都傻了,这是玩的哪一出?

    “林先生……不,林大师,我……我真的好了!”

    马彪抬头,激动得简直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他刚才在脑海里想了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那方面居然起了反应!

    林君河这看似根本不靠谱的治疗方法,居然真的成了!

    “怎么,你还以为我骗你不成?”林君河淡淡一笑。

    治疗这种小麻烦,自然是没有什么难度,自己前世是丹道宗师,如果给自己足够的灵药,炼制出起死人而肉白骨的灵丹妙药都不是问题。

    “林大师,什么都不说了,以后要我小马替您上刀山下火海,那就是一句话是事情!”

    马彪激动的开口,那张有些肥胖的脸都给乐得皱成了一团,跟一朵菊花似得。

    他真的是激动啊,要不是林君河,自己可就绝后了!

    他真是庆幸,自己没有得罪死林君河,现在才能让他出手帮了自己这么大一个忙。

    “行了,你少做点坏事就谢天谢地了。”林君河摆了摆手,马彪讪讪的笑了笑,马上安排车子,送林君河回家。

    从KTV回去的时候,夜已经深了,楚默心早就已经睡了。

    泡了个澡,林君河也打着哈欠休息下了。

    修仙者也要睡觉的啊!

    ………

    第二天,林君河依旧是起了个大早,慢跑着到附近的公园打几套拳,再出一身的汗回来,再洗个温水澡,这都已经成习惯了。

    林君河刚打完一套拳,吐出一口浊气,旁边突然响起一阵掌声。

    “好,林先生的拳法,果然是精彩,妙,妙啊!”

    林君河回头一看,居然是之前那个老头,记得他好像是叫白远山?

    “老先生谬赞了。”

    林君河淡淡一笑,也知道他估计是在特意等自己,不然哪儿会这么巧,又在这个公园相遇?

    “林先生,谦虚了。”

    白远山笑了笑,道:“林先生应该也看出来了,今天我是特意来找林先生你的,上次一别,林先生你的风采可是让我至今难忘啊!”

    面对白远山的夸赞,林君河只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白老,你专程来找我,总不会只是为了夸一夸我吧?”林君河笑道。

    “哈哈,这个自然不是。”

    白远山笑了笑,见林君河愿意跟自己搭话,也是露出了一丝喜色。

    “其实老朽一直很好奇,不知道林先生是否已入宗师之境?”白远山目光灼灼的问道。

    他真的很想知道现在真实的境界如何。

    如果真已成宗师,那华夏真是要再现一个逆天的妖孽了!

    “宗师?那是什么?”林君河一脸的奇怪。

    白远山得到林君河的回答,表情更是奇怪:“林先生不知宗师是何物?”

    “不知道,我之前就说了,我就是随便练练拳法,锻炼身体罢了。”林君河淡然道。

    对于林君河的这番说辞,白远山真是哭笑不得,不知该如何说是好,反正他是不相信的。

    “宗师之境,高深莫测,可万军之中取敌将首级,吐气杀人,摘叶飞花,无所不能!”白远山沉声开口,眼中闪烁着一阵对宗师境界的向往。

    能成为一代宗师,怕是所有习武之人毕生的梦想。

    不过白远山因为一些问题,这辈子怕是无望了。

    “摘叶飞花?”林君河淡淡一笑,随手取下一片树叶。

    “嗖!”

    一声响过,那片树叶居然直接如同钉子一样,嵌入了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之中。

    这可是让白远山深深的震惊了。

    摘叶飞花,他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