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都市强尊 林君河楚默心 > 第1649章尸王
    第1649章 尸王

    如果曹家想要唤醒的尸王,是林君河所知道的那种尸王,他觉得自己就不能继续再袖手旁观下去了。

    这已经不是个人的问题了。

    尸王这种极度邪恶的存在如果真的诞生,恐怕将会造成周围血流百里,伏尸百万的景象。

    别说是普通百姓了,今日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唐紫苑跟唐家老祖,恐怕都难以幸免,会被全部杀死。

    而且,在如今这个神境都难得一见的世界。

    如果真的被它屠了几座城,吞噬了百万人的性命,那它将会成长为一尊真正让人感到绝望的存在。

    到时候,只要林君河还未凝聚出金丹,恐怕就连他都将不会是这尸王的对手了。

    何为尸王?

    与金尸银尸这种活尸的等级划分不同,它是一种尊称。

    只有真正秉承天地气运诞生的尸中之王,才能被称为尸王。

    而尸王最恐怖的地方,不是它的实力,而在于它恐怖的成长性。

    一般的活尸,被炼制完成的那一刻起,它的实力就已经被固定了。

    而尸王则是完全不同。

    只要给它足够的生命进行吞噬,它就能跟人类一样无限的成长下去,并且比人类成长得更快,快上百倍。

    一尊初生的尸王,可能只有不到玄尸的实力。

    但,若是给他无限的吞噬下去,达到天尸的层次,也不过就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对于这种存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将其扼杀在摇篮之中。

    林君河现在也总算是知道曹家众人为什么对这水晶棺如此敬重,看上去简直是尸体在控制他们,而不像是他们在操控尸体了。

    对于一尊尸王而言,确实有足以让他们如此敬畏的资本。

    而此时,大阵中无穷无尽的血色,开始疯狂的交融,而后被不断吸收进那水晶棺之中。

    在吸收了大量的鲜血与灵玉,让其化为了齑粉与漆黑的血迹之后,水晶棺的颤动,也开始变得愈演愈烈。

    很快,它便能真正诞生于世了!

    “哈哈,太好了,太好了,我曹家,将要成为千年来第一个成功养育出尸王的养尸世家!!”

    仰天长笑,曹化雄数十年来压抑下的情绪,在此时全部爆发了出来。

    而就在曹化雄激动万分的看着眼前水晶棺的动静,不想错过尸王诞生的一丝一毫,并且不断的让人从山下运来源源不断的灵玉与各种天材地宝的时候。

    林君河冷冷一笑,凌空朝前踏出了脚步。

    ……

    “你们说,曹家这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都几十年没在外走动过了,却在现在突然邀请了这么多人来参加他们家那什么老祖的寿宴?”

    一道沉稳的声音响起,一名气度不凡的中年男子看了一眼同席的众人。

    但,没有一人回答。

    因为他们也不知道曹家这次到底在搞什么鬼。

    但,不管是出于对百年前那恐怖无比的曹家的敬畏,还是出于看热闹的心理,他们还是来了。

    过了许久,才有一个同席的小老头回话道:“我看,曹家想要给他家老祖贺寿是假,想要重出江湖才是真的。”

    “我觉得也是如此。”

    一名穿着白色练功服的中年男子马上赞同的点了点头,而后压低了声音道:“我可是听说赶尸门最近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被直接灭了满门。”

    “恐怕……这曹家之所以想要选在这个节骨眼上重出江湖,也有这个关系在里边。”

    “他们这是想做赶尸一脉的龙头啊!”其余众人霎时恍然大悟。

    但,谈话也就仅限于这酒桌上的几人参与罢了。

    因为这个桌上坐着的,不管是最先开口的那个中年人,还是后来搭话的小老头,还是那个穿着白色练功服的人,都是跺跺脚,就能让西南一带抖三抖的大人物。

    周围坐着的,基本都是这些人的小辈,被带来见世面的。

    面对一个曾经比赶尸门的凶名还狠上三分的赶尸世家,他们可不敢非议什么。

    如果得罪了他们,要是哪天走夜路被打了闷棍,然后给炼制成活尸,那可就不好玩了。

    对于这种邪门的传承,他们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畏惧的。

    在这些大人物讨论了一阵之后,他们突然同时停了下来,而后看向了酒席上一直一言不发的一个人。

    “唐丹王,此事,你怎么看?”

    言语间,众人对着此人多少都带着一些敬畏的意思。

    对于西南一带这尊新晋的丹王,众人可是相当的佩服的。

    要知道,在唐远山横空出世,成就丹王之位的前几十年里,华夏可是连哪怕一位新的丹王都没有诞生过。

    此时唐家这位丹王的诞生,简直是给整个华夏的炼丹界都打了一针强心剂。

    不少人甚至认为,唐远山成就丹王一事,绝对能成为华夏炼丹界划时代的一个转折点。

    他,将会带领整个华夏炼丹界再度走向辉煌。

    被众人如此相问,唐远山只是吟吟一笑,摇了摇头。

    “我怎么看?”

    “我只是来参加一位老朋友的寿宴罢了,诸位也不用想得太过复杂。”

    听到唐远山这话,众人自然不会因此就放下心中对曹家的警惕。

    但唐远山说的也不无道理。

    想得那么复杂有什么用?

    猜得再多也是徒然,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了。

    难道他们曹家,还敢与整个西南一带的势力为敌不成?

    想通了这点之后,众人便开始脸上带笑的与老友开始叙旧,喝酒。

    而唐远山,在与几个老朋友喝了几杯之后,突然被人问道。

    “唐丹王可听说过一个叫做林君河的人物?”

    “他今天似乎也来了,听闻此人炼制出的灵气水很不一般,不知唐丹王对此人是如何看待的?”

    “林君河?他也来了?”听到对方的话,唐远山不由得一愣。

    “不仅来了,而且来得可是相当的气派啊!”

    伴随着一道呵呵的笑声响起,那穿着白色练功服的中年男子抿了一口杯中的白酒,而后摇头晃脑的道:“行事如此霸道嚣张的年轻人,我已经有数十年没见过了。”

    “此话怎讲?”唐远山赶紧问道。

    等唐远山好奇的听对方把在山脚下所发生的事情给说了一遍之后,他不由得有些懵了。

    这……这是他认识的那位林大师吗?

    怎么感觉有些怪怪的?

    而就在这时,不知道谁突然压低声音,在旁边小声的喊了一句。

    “林大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