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都市强尊 林君河楚默心 > 第1120章 左自如的作用
    笑了一阵之后,林君河便再次取出了九龙鼎,而后把那颗血炎玉给收了进去。

    这颗血炎玉,对此时的林君河而言,绝对算得上是一个意外之喜。

    因为它是比离火精金还要更加稀有跟宝贵的至宝,光是这么拇指大小的一块,便能源源不断的给林君河制造出纯度极高的火煞。

    那些火煞,林君河可以用来炼器,炼丹,制符,甚至还可以用来自己修炼。

    并且,如果把这小小的一枚血炎玉给引爆的话,林君河估计它能爆发出的威力,恐怕不下于一枚洲际导弹。

    这可是绝对的大杀器,在关键时刻可能能够发挥出巨大的用处的。

    带着淡淡的喜色,林君河将收起了血炎玉的九龙鼎再度收了起来,在回到地面之后随手一挥,把后院给重新填了起来之后,便离开后院,去找郑天山了他们了。

    “林先生,我刚才看到左自如了,您……当真要放虎归山?”郑天山有些担忧的道。

    他倒是不怕左自如,而是担心左自如背后他的那位师兄。

    “放虎归山?你高估他们了。”林君河淡淡一笑,平静开口:“放心吧,我自有打算,他不过是一个送信人罢了。”

    “送信人?”

    郑天山不明所以,但还是选择相信林君河,因为他知道以林君河的境界,眼界肯定是远远高于他的,他不能理解林君河的一些所作所为,自然也是正常。

    牵起沈湘灵的手,一行三人便直接离开了沈家大宅。

    而在他们刚走没多久,谢丽轩就出现在了三楼她房间的窗口处,死死的盯着三人远去的方向,眼中怨毒之色沸腾不已。

    良久,她才收起了自己的那种眼神,取出手机打了几个电话。

    ……

    苗疆,十万大山之中。

    在这处当地人都不敢随意深入的密地,有着无情无尽令人神往的传说。

    令人好奇的神秘苗疆蛊术,令人毛骨悚然的湘西赶尸,都于这片土地离不开干系。

    在一片寻常村民根本不可能深入的十万大山腹地之中,一片石制的巨大殿堂之中,有几盆火焰在熊熊燃烧燃烧,摇晃的火焰照亮了青石大殿内数道漆黑的身影。

    这些身影围绕在火盆边缘,每个人都身披黑袍,显得十分的神秘。

    而仔细看的话,会发现飘摇的火光时不时的能照耀出他们在黑袍下所隐藏着的身影。

    那是一张张毛骨悚然的有如树皮一般干枯的面庞,每个人的年龄看起来都少说在七十岁以上,散发着沉沉的死气。

    而更令人惊恐的,是在他们的身后,摆放着一尊纯白色的王座,仔细观看之下能发现,这王座,竟然是由森森的白骨所搭建而成的!

    “左自如,任务没办成,你竟然还有脸回来?”一道阴冷的声音响起,说话的,是一名身材瘦削的老者,可能还不到一米五高。

    “左自如,你应该以死谢罪!”

    又一道怒喝声突然响起,那道声音太过激烈,差点把附近的火焰都给熄灭,吓得左自如浑身都止不住的一阵颤抖。

    “罢了,左自如,你有什么想解释的?我给你一个机会。”

    距离王座最近的一名老者突然压了压手,示意众人安静,所有人这才恭敬的低下头,不再说话。

    这老者,是在场唯一一名没有身披黑袍的人,面色看起来比其他人要好看许多,皮肤也没有如同树皮般干枯。

    但要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他的双眼,竟然只有眼白,而没有一丝黑色!

    “是,大长老……”

    左自如浑身瑟瑟发抖,显然对这位老者十分的畏惧。

    小心翼翼的把自己在东海市所遇到的给说了一遍,左自如又对着那老者一躬身:“大长老,我左自如敢发誓,我说的句句属实,绝无半句虚假。”

    “你是说,那人不过二十来岁的年纪,却一招便差点取了你的姓名?”老者皱眉,沉默不语。

    而剩下的几人,早就已经炸锅了。

    “左自如,我看你就是在放屁,他要真有那般厉害,你还能带着你这条贱命苟延残喘回来?”

    “左自如,你莫不是投靠了那人吧?

    众人的阴声质问让左自如的脸色十分的难看,深吸了口,他才咬牙道:“那人不杀我,是因为他说要我带一件礼物来给主人。”

    “哦?什么礼物?”

    就在众人想要质问左自如之前,一道幽幽之声突然在众人身后响起。

    他们猛的一回头,只见在那骷髅王座上不知何时已经坐上了一个面色冰冷的年轻男子。

    “主人!”

    众人连忙恭敬跪拜而下,一个个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他……他说……”

    左自如也显得十分的紧张,深深的低着头,连看都不敢看那人一眼。

    就在他一边咽着口水,一边思考着到底要不要把林君河说的那句放肆的话给说出来的时候,他突然瞪大了双眼,一声尖叫。

    “啊!”

    下一刻,他的身上,不知为何突然被升腾起了一团金色的火焰,这火焰,几乎是在瞬间便把左自如整个人都给包裹住,剧烈的燃烧了起来。

    “嗯?”

    年轻男子看到这幕,不由得皱了下眉头,伸手朝前一按。

    一股阴风吹过,但这并没能让火势减少丝毫,反而让这道火焰变成了一道冲天大火。

    而在火光之中,左自如双眼无神,脸上突然浮现出了一抹笑意,缓缓开口。

    只是,他一开口,那声音,却与他本人的声音截然不同。

    “你身上的某些东西,我很感兴趣,过段时间我会亲自去取,你就洗干净脖子等着吧。”

    左自如这话,简直忤逆到了极点,让在场几人顿时勃然大怒,咆哮出声,恨不得当场击毙他。

    “大胆!”

    “找死!”

    但,那道声音刚刚在左自如的嘴中落罢,几人还没能来得及对左自如出手,就见到左自如在惨叫之中直接被烧成了青烟,连一丝的飞灰都没有留下。一阵沉默,死一般的寂静,几名黑袍人包括那名老者在内全都骇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