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都市强尊 林君河楚默心 > 第359章 捡回一条命
    第359章 捡回一条命

    “咳咳咳……我……我这是怎么了?”

    方老是最先清醒过来的,他看到房间里的情况,不由得大惊失色,怎么连自己儿子都昏迷过去了?

    对于刚才发生的事情,他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就在这时候,方敬业也一阵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而后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他醒过来之后,咳了好一阵才缓过来,因为他刚才差点就被他亲爹给掐死了。

    “爸,你没事了?”看到方老很正常的坐在床上,方敬业顿时一脸的惊喜。

    “我?我能有什么事情?”方老一脸的疑惑,看向方敬业。

    但是方敬业此时也不知道刚才到底是怎么了,他被方老掐住脖子之后,很快就失去了意识,根本不知道后边发生了什么。

    “这一次,多亏了这位大师,不然你们真的……”王馨说着,又开始掉起了眼泪。

    在她给二人说了一遍事情的经过之后,二人才一脸震惊的看向林君河。

    如果不是他,自己二人现在恐怕就已经要去见阎王了。

    “我……我真是……”想起刚才自己居然还要赶林君河走,方敬业真是感觉羞愧难当,想要找个洞钻进去。

    方老此时也是一脸的惊疑,没想到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说的通俗一点,自己居然被鬼上身了?

    他是老一辈的人,而且还是从事制作熏香的行业,对于鬼神,还是比较信的,偶尔也会有一些寺庙里的大和尚来找他买熏香,他也了解一点这方面的东西。

    但是,他这辈子还是第一次亲身经历这种事情,只感觉相当的后怕,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如果今天不是林君河在这里,恐怕自己一家四口都得交代在这里了?

    “林大师……刚才……刚才那是鬼吗?”方敬业很是忌惮的小心开口问道。

    他对林君河的称呼都发生了变化。

    在今天之前,他是坚定的无神论者,不信鬼神,更不信什么闹鬼的事儿。

    但是现在,他不得不信,因为亲身经历了一次,还被林君河这位大师给救回来一条小命。

    “不算,只是在煞气之中衍生出来的东西罢了,没有灵智。”林君河摇了摇头。

    真正的鬼物,那是有属于自己的完整的灵智的,在玄界大陆上被称之为鬼修,也是修士的一种。

    而刚才遇到的那鬼物,不过就是在极端浓郁的煞气环境中造就出的一种怪物罢了,更像是野兽,会下意识的袭击一切进入它的领地的生物。

    所以长期住在这个房间里的人,身体要是能好那就怪了。

    林君河也没想到居然会在这种地方遇到这种奇葩东西,想要对付这种东西,最少也要二阶的辟邪符才行。

    还好自己身上正好有一百多枚古币,倒是比较惊险的把他给收拾了。

    金钱剑是至刚至阳能斩妖除魔的法器,构造成金钱剑的古币之上自然也蕴含着浓郁的正气,打散这种刚刚形成的鬼物还是很容易的。

    虽然就算自己不出手它也不可能对自己造成任何的伤害,但是那样的话,这一家几口人就都死定了。

    方敬业不懂这些,但是也知道这东西不像林君河说的那般风轻云淡。

    对林君河来说,不过是随手就能解决的东西,但是对自己一家人来说,这简直比架在脖子上的刀还要恐怖三分。

    就在这时,突然,一道听起来有些痛苦的呻吟声一旁响了起来。

    几人这才想起来,方珂珂可还昏迷不醒呢。

    “林大师,您看……”方敬业一脸的心疼,现在也算是明白了,就算是救护车来了都没用,这事儿还全得看林君河的。

    “这个简单,你再去泡一碗符水过来,给她服下。”林君河取出两枚辟邪符,递给了王馨。

    王馨赶紧照做,很快,就端着一碗浓郁的符水给她女儿服了下去。

    “咳咳咳……呸……妈,你喂我喝什么东西啊。”

    一碗符水才刚喂下去,方珂珂突然就咳嗽了几下,而后在那干呕了起来。

    “珂珂,你醒了?”看到方珂珂清醒过来,王馨别提有多激动了。

    她真的怕,怕方珂珂一睡不醒。

    没想到,现在一碗符水,就把她从鬼门关那边给拉了过来。

    “妈,你怎么了?”方珂珂一脸的疑惑,看到父亲还有爷爷都在,房间里还有一个陌生的年轻人,她感觉相当的不解,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么?

    “珂珂,你要好好感谢他,是他救了你,大师他是你的救命恩人,不,是我们全家的救命恩人!”方敬业一脸严肃的道。

    “大师?”

    方珂珂听到这两个字顿时不由得一愣。

    在她的印象里,她的爸爸可是最讨厌神棍了,今天居然对着一个人喊大师,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方珂珂眨了眨她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林君河看了半天也没发现有什么特别的,不由得笑嘻嘻的道:“大师,要不你给我算个命呗,嗯,我想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发财,啊……再给我算算我什么时候能够遇到自己的白马王子吧。”

    方敬业一听,顿时脸都绿了,怒喝起来:“珂珂,不许胡闹,对大师尊敬一点!”

    “大师,实在是对不起。”方敬业叹了口气,一脸歉意的看向林君河。

    “无妨,小女孩的心性如此,很正常。”林君河淡淡一摇头,方敬业这才松了口气。

    听到两人的对话,方珂珂郁闷,什么大师嘛,看起来比自己也大不了几岁,还装得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

    方珂珂也清醒过来了,方家爷儿两总算是松了口气,赶紧请林君河到客厅坐,方敬业还取出了他自己都舍不得喝的珍藏的茶叶出来。

    “林大师,这次可真是多谢你了,我……真是……哎,无知是一种罪过啊。”给林君河客客气气的送上一杯茶之后,方敬业又叹起气来。

    身为一个医生,他认为自己也算是个知识分子了,没想到还是一个井底之蛙啊。<span style=''></span>

    方老也在旁边苦笑起来,自己又何尝不是一个井底之蛙呢,如果不是今天亲眼所见,他也不会相信还真能有林君河这么厉害的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