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我是异界登录器 > 第八十六章 你有没有见过一招从天而降的……
    “差点被这怪物蹲复活点了。”

    “这让我想起了在当年奥山战场被坑复活点的恐惧。”

    “别啰嗦了,兄弟们,这死亡之怒是要拆我们的复活魔晶啊!”

    “对付这种魔头,不用和它讲什么江湖道义,大家并肩子上啊!”

    “靠,你有本事让人家讲一个啊!”

    哗啦啦的玩家快地出现在召唤法阵之中,看着前方的死亡之怒,一个个叽叽喳喳地叫唤了起来。

    在见到死亡之怒的瞬间,这些玩家们眼里一个个闪烁着激动和兴奋的光芒,方才众人差不多都是和熊牛犀猪的缠斗状态之中,直接被一轮床弩齐射直接同归于尽回到了复活点。

    已经有过几次推Boss经验的众多玩家,面对死亡之怒的心态,完全没有之前面对熊牛和犀猪那种冲击的震撼,毕竟这游戏虽然是百分百全真模拟,但是各种场面经历多了,很多人也逐渐适应了。

    “五名凡者快点上去缠住他,其他人快点找武器,不能让死亡之怒破坏我们的复活点。”

    许哲从召唤法阵里走出来,快地看清楚了眼前的情况后,第一时间就做出了玩家的工作分配。

    “嘿嘿,许老大,看好了吧!”

    方才一出召唤法阵就开始嘲讽死亡之怒的华羽,空着双手大步流星地就朝着死亡之怒飞地冲了过去,现在复活装备会掉落,他们这些人基本上都处于赤手空拳的状态。

    在他旁边沉默高大的关雄,还有毛明和余图三人,都快地散开朝着死亡之怒冲了过去。

    几人明白他们现在的任务,那就是第一时间阻挡住死亡之怒对于召唤法阵的破坏,给后面的玩家争取时间,快去寻找武器战斗。

    没有武器虽然难打,不过觉醒了凡种子之后,众人其实都能够感受到自身的实力的缓步提升,特别是和古萨学习了战斗技巧,对于自身凡之力的感悟越来越清晰。

    他们没有武器还能够纠缠一下,其他玩家如果没有武器那才是真的送菜。

    正准备开始吸收魔晶溢散出来的“魔能”的死亡之怒,在骤然看到蓝色的光芒闪烁过后,召唤法阵里出现了众多的玩家,猩红的双眼之中掠过了一丝茫然。

    但随即看着四名玩家快朝它扑来,顿时引得它勃然大怒,这个时候死亡之怒对于人类什么其实已经没有了兴趣,它只是本能的想吸收魔晶的能量,结果这些小虫子还不依不饶的向他攻击。

    狂吼一声,死亡之怒双手锋锐的利爪随意挥舞了一下,就要将第一个冲上来的华羽给撕成两半。

    嗖地一声破空声响起。

    死亡之怒挥出去的利爪手腕处忽然插了一根弓箭,那是远处已经从断壁中爬出的菲尼克丝射出的一箭,阻碍了它的进攻动作,跟着华羽整个人就已经合身抱住了死亡之怒的手臂,全身的力量爆,试图想要推到死亡之怒。

    紧接着又是关雄和毛明以及余图三人,动作同样狂猛无比,相比起曾经的蛮鳄龙的巨大体型,死亡之怒三米多高的类人体型虽然高大,但在提及上已经能够让四人一拥而上,抓手抱脚。

    死亡之怒狂吼连连,大意之下其实没有想到这些涌上来的人竟然会纠缠住它,狂猛的力量猛然爆,瞬间就将四人摔飞了出去,接着又是更进一步,尖锐的利爪更是硬生生刺破了华羽和关雄两人的胸膛。

    但令死亡之怒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个时候忽然星星点点的绿色光芒闪烁,旁边的希拉在受伤的二人身上释放了治疗术,两人虽骤然受到重创,但短短片刻时间就已经恢复了小半的伤势,依旧犹有余力的进行战斗。

    之后又是被甩飞出去的毛明,从后方一跃而起,直接跳到了死亡之怒的后背上,双手抓住死亡之怒头顶的双角上,不断地左右绕着圈。

    “卧槽,这特么真是骑大马啊!”

    越来越密集的脚步声里不断响起,从远处战场赶回来的刘川峰见到毛明的这一动作,忍不住连连感叹。

    可惜话音刚落,毛明的身体就直接被死亡之怒从头上抓住,狠狠地砸在了地板上。

    “武器带回来了吗?”

    正在满地跟着一些玩家找寻之前幸存者们掉落的武器,还有搬起石块对着死亡之怒一通狂砸的许哲,看到刘川峰等人的身影出现,大喊了起来。

    “什么?”刘川峰站在原地一脸懵逼,“你叫我带武器了?”

    他之前从孙帅那边捞到一个床弩射手的位置,一路玩得正欢快。根本没想到后方的复活点生了什么,还是孙帅在下令朝着玩家和熊牛犀猪怪物群一起射击的时候才反应了过来。

    凭借着他作为全村跑得最快的靓仔能力,一路赶回到复活点,刚一出现就被许哲问了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实在是有些摸不着头脑。

    “智商啊!”

    许哲脸上露出无奈之色,本以为刘川峰反应快应该有想到玩家们这时候需要武器,结果这小子手里除了一把附魔的铁剑,根本就没想过带其他人的武器回来。

    轰隆隆的撞击声和怒吼声以及喊杀声越喧嚣。

    死亡之怒在接连受到众多玩家的纠缠和进攻之后,越的暴躁和愤怒,已经不像先前那般去想着魔晶的问题,猩红的双眼仿佛滴得出血来,强的力量和度爆,尖锐的利爪仿佛割草一般不断地撕裂一名名冲到它面前的玩家。

    而随着它的一次次攻击,死亡之怒渐渐现了很多不对头的地方,这些人类被它杀死之后,很快就会消失,再然后那个闪烁着“魔能”的奇怪法阵里,又有新的人复活走了出来。

    死亡之怒能够列为三阶的凡种,最大的一个原因除了它自身的实力,能够驾驭其他低阶野兽怪物,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它属于人类变异的高智商生物,即便没有前身的记忆和知识,但对于很多东西都能够有不错的理解能力。

    在接连一通好杀之后,它依然现了那个召唤法阵里源源不断的冒出各种人类对它展开攻击,尽管这些人类孱弱无力,除了少数几个,几乎没能够对它构成太大的威胁,但依旧让它烦不胜烦。

    它现在脑海里的念头只有一个,那就是直接摧毁了这个散着魔能的古怪法阵,粗大的手臂不断地扒拉开一堆堆朝它冲击过来的玩家,双脚尖锐的利爪猛然抬起,一脚踩下,法阵边缘的砖石和木头混合的结构直接碎裂开。

    “糟了,这怪物开始朝召唤法阵起攻击了!”

    此刻,站在远处看着玩家们和死亡之怒战斗的孟杨和众多玩家们都感受到了强烈的危机。

    在许哲的指挥下,玩家们已经开始狂地冲到了死亡之怒面前阻挡。

    “嗷!”

    忽然一声凄厉的嚎叫响起。

    正在对召唤法阵展开攻击的死亡之怒,忽然出一声痛苦的惨嚎。

    在死亡之怒身后,李云成大汗淋漓地从前方赶了回来,手里一根硕大的长枪朝着死亡之怒的屁股要害扎了过去,可惜死亡之怒动作太快,一直在移动,这招玩家们专门对方各种怪物的下流招数,并未能够建功。

    反而李云成被痛苦的死亡之怒回头一个由上至下的重击,整个脑袋都快缩进身体里,下一刻就直接消散在众人面前。

    “接着!”

    趁着这个间隙,一个全身身上和手里全是各种武器装备的身影从另外一边冲了进来,看着复活后的武将二人组和其他玩家连连大喊。

    “阿达,终于来了!”

    华羽和关雄几人看到了冲进来的身影,脸上瞬间浮现起了笑容。

    这个身影不是别人,正是五名觉醒凡种子里的黄达,先前几人的同归于尽回城战术,他并没有加入,而是在后方给几人收拾装备。觉醒凡之力后,他的力量大,度快,终于在这个时候赶了过来。

    华羽抬手一抓就接到了黄达朝他们抛过来的圆盾,另一边关雄也拿到了自己用的骨刀,还有其他的毛明和余图,手里都是各种长枪铁剑之类的武器。

    虽然总的数量上依旧不够,但至少不会再如先前一样完全没有一点攻击的能力。

    ……

    “有武器了,可是还是打不赢啊!”

    孟杨脸色阴沉无比,看着不少玩家已经赶了回来,手里更是携带回了武器,但面对死亡之怒的胜算依旧不高。

    三阶的凡种附魔过的武器虽然有杀伤力,但效果已经不像之前对付蛮鳄龙或者其他熊牛犀猪之类的怪物,死亡之怒的厚皮和鳞甲上似乎同样附着一层淡蓝色的魔能,这些魔能的防御力不是很强,但是配合上它的坚硬外皮和鳞片,附魔武器虽然能够对它产生伤害,但基本上只有很浅很细微的伤口。而且死亡之怒的不但力量强大,而且度快敏捷高,攀登各种建筑物高墙如履平地,即便是床弩车推过来想要命中它也不是那么容易。

    喊杀声和狂吼声络绎不绝。

    玩家们有武器的没武器的已经全部放开手脚朝着死亡之怒扑了上去,现在已经纯粹的想要依靠能够复活的优势想要累死这头怪物,但这种效果能够有大作用实在不好说。

    更为关键的一点是,孟杨看到了召唤法阵旁的魔晶在玩家们一次次的复活中消耗飞快,这次孟杨已经让人携带上了足够数量的魔晶,之后又在第八城区的仓库运了一些出来,但按照现在这种消耗,恐怕还是会支撑不住,即便召唤法阵没有被死亡之怒破坏,到了后面依旧会陷入到玩家们无法复活的状态。

    “古萨先生,你先等一下!”

    孟杨看到了又是一击被死亡之怒击飞打回来的古萨,上前一把抓住了还要继续战斗的他,古萨身上已经有多处的伤势,希拉的治愈能力强大,可面对现在这种群起攻之的混乱局面,依旧力有未逮。只能是有针对性的为一些实力强大的玩家和无法复活的幸存者们进行治疗。

    “领大人,这是为什么?”

    古萨脸上战意升腾,灰白的头似乎都竖了起来,听到孟杨的话后脸上露出了茫然之色。

    “我们需要更强大的武器。”孟杨双目灼灼,盯着古萨缓缓开口道。

    “你是说魔晶炮?”古萨立即反应了过来。

    孟杨点了点头,魔晶炮的威力他已经见识到了,关键是这种武器看上去个头很庞大,但操纵起来比床弩还要灵活不少,而且纯粹的能量爆,明显比附魔的箭矢威力更加强劲。

    众多玩家前仆后继的蜂拥上前给死亡之怒造成的伤害,还比不上之前一未能正面命中的魔晶炮的伤害。

    “好!”古萨点了点头,第七城区后面的魔晶炮未能再次使用,他基本上能够猜得到是魔晶不足,虽然召唤法阵这边的魔晶消耗巨大,但腾出一些给魔晶跑使用还是足够的。

    “阿达,阿达!”

    同一时间,在召唤法阵旁边负责调度玩家们展开攻击的许哲,一把拉住了从复活点走出来准备要奔向死亡之怒的黄达。

    “许老大,怎么了?”黄达已经完全杀红了眼,刚把一些武器带回来,仅仅是一个照面他就被死亡之怒给撕成了两半。

    许哲语气焦急地说道:“阿达,你度快,赶紧回前面看看孙帅把前面的怪物杀赶紧了没有,快点挥手一些箭矢,调几架床弩过来。”

    “许老大,你带人撑住啊!”

    黄达脚步微微一顿,随即环视了周遭一眼,重重地点了点头,拔腿就朝外飞快跑了出去。

    “度要快!”

    大混战展开之后,许哲已经意识到了这样继续下去恐怕不行。

    这种虫潮的进攻方式,当初对付蛮鳄龙之所以可行,那是因为蛮鳄龙动作虽然不慢,但相比起它庞大的体型来说,依旧还是显得笨拙。

    而面对死亡之怒,三米多高的体型远不及蛮鳄龙,但力量强度快,还有十分不俗的防御力,玩家们想要拼死它不知要到什么时候。

    “人在塔在!”

    “人不在塔也在!”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玩家们高亢的呼喊声此起彼伏。

    死亡之怒除了第一次突袭攻击到召唤法阵之后,后面几乎被玩家们层层叠叠的给阻拦住了,它刚杀完一批,很快又出现一批,凭借着人海战术一点一点让它和召唤法阵远离。

    其中几次惊险的场景是死亡之怒蹿到了旁边的建筑物高墙上,侧身在墙体飞快奔跑,想要绕到另外一个方向突击,结果被玩家们如同在玩老鹰捉小鸡似的,哗啦啦一大群又跑了过去拦住。

    死亡之怒的吼声接二连三的响起,长时间的战斗和身上慢慢叠加的伤势,虽不致命,却开始渐渐让它出现了一点乏力。

    玩家们的消耗同样很大,虽然每一次复活身体的状态都会伤痛全无,恢复到最佳,可大部分人经历了前面和熊牛犀猪的怪物战斗,接着又是高强度的抵挡死亡之怒,在高度的兴奋过后,到了现在精神上的疲劳几乎是无可避免的。

    菲尼克丝和希拉以及其他的一些幸存者已经全部退回到了孟杨身边,希拉脸色煞白,不断的施展治愈之力已经让她快要力竭。菲尼克丝手持弓箭,间或的射上几箭矢,但面对死亡之怒这样反应敏锐的凡种,在和玩家的一次次混战之中,好多次都落空。有限的几次命中,箭矢上的力量基本上对于死亡之怒来说就是擦破了点皮。

    至于说近战,菲尼克丝的实力同样很强大,可面对死亡之怒一个不慎,可能就是直接被撕扯成碎片。

    也是到了此刻,孟杨才真的感受到了这些凡种的强大,也难怪幸存者里有菲尼克丝和希拉这样觉醒凡种子的存在,依旧只能蜷缩一隅,小心翼翼地带着众人生活,挣扎求存。

    玩家们在这短短时间之内的总体的复活次数已经是快接近上千次了,但面对死亡之怒的攻击不过是勉勉强强能够阻挡着它的突击。

    “古萨看来是赶不回来了,只能是准备跑路!妈蛋,我这第一次出营地就要铩羽而归,实在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孟杨看着场中的场景,已经做好了撤退的准备,一旦魔晶接近消耗完毕,玩家们再无法阻挡死亡之怒,那最后的结果自然不用说,唯一的好处就是魔晶至少不会便宜了死亡之怒。

    “嗯,等等,那两人想干什么?”

    前方的战况正紧,忽然孟杨看到了一个圆滚滚的身影和一个双腿如圆规的身影从人群里溜了出来,飞快地钻进了旁边的建筑物里。

    “他们俩干什么去?”孟杨心中疑惑。

    但很快他就有了答案。

    绝望之城的建筑虽然已经残破不堪,不像现代社会的钢铁丛林,动辄几十层楼数百米高,但八九层楼几十米高总是有的。

    此刻,刘川峰就站在了距离地面差不多在三四十米高的建筑物的一处断裂的平台上,正朝着下方密密麻麻缠斗的身影眺望。

    “我去,这高空跳楼我还是第一次啊!”刘川峰咽了咽口水,转头看向身后喘着粗气的庄大,“大,哥,我们用石块砸不行吗?”

    “呼——”庄大挪动着庞大的身躯,长长地喘了几口粗气,“石头砸多没意思啊,而且说不定石头砸下去不能致命。”

    庄大说着,指了指刘川峰手里的铁剑,“你跳下去的时候注意啊,铁剑一定要朝着死亡之怒头顶扎下去。”

    “你这确定能成?”刘川峰看了看手里的铁剑,又微微歪着头看了一眼下面变得渺小的人影。

    他没有恐高症也不惧死亡,但真的站到几十米高的位置要往下跳,多少还是要做那么点心理建设。

    庄大嘿嘿一笑,“我估算了一下,武器能够命中最好,要是不能命中,你落下去的势能也够死亡之怒吃一壶了。”

    “尼玛,我这是真的服气了!”刘川峰舔了舔嘴唇,对于庄大能够想出这种法子,真是感觉有点意料之外。

    “好了好了,给下面许老大信号!”庄大喘了几口气,爬楼带来的疲惫感缓了过来,朝着下面的玩家们挥舞了一下衣服。

    下方许哲和李云成等人见状,顿时朝着在场的玩家们高声呼喊了起来:“大家加把劲,限制死亡之怒的活动范围。”

    一瞬间所有的玩家都动了起来,打头的五名觉醒凡种子的玩家更是拼了命的朝着死亡之怒不断地起自杀式的攻击,以人命压缩着死亡之怒的活动范围。

    “准备了!”

    站在高楼断裂的平台上方,庄大和刘川峰两人看着下方的战斗场景,开始选择角度。

    看到死亡之怒被玩家们不要命的攻击渐渐将死亡之怒半是逼迫,半是引导的到了他们所在的下方位置,庄大朝刘川峰忽然大喊一声,“跳!”

    “极限蹦极,这够刺激的!”

    刘川峰狠狠一咬牙,对准了下方的位置,猛然就跳了下去。

    地面上的战斗正酣,死亡之怒一爪击飞了冲在最前面的华羽,重重的力量撞击在圆盾上,使得华羽整个人站立不稳,倒退一步才被后面的人给顶住。

    死亡之怒刚还有些不解这些人怎么突然爆出了如此强烈的主动攻击,接着下一刻就感觉眼前一个黑影落下,重重地砸在了它的前面,强大的力量几乎让地面都凹陷了进去。

    而且好巧不巧的将那个刚被它打飞的华羽砸中,出一声地面震颤的巨响。突如其来的动静,吓得这位三阶的凡种不自觉都后退了一步,似乎一时间不明白到底生了什么。

    许哲在召唤法阵位置看着落下的黑影,非但没能砸中死亡之怒,还把坦克华羽给砸了,无比懊恼地捂住了脑袋。

    死亡之怒愣了愣神,似乎才有些明白过来,是头顶有人在朝它起攻击,顿时抬起硕大的脑袋上方望了过去。

    “啊啊啊——”

    一声无比凄厉的呼喊响起。

    一个圆滚滚仿佛肉球的身影,双手抱着一杆长枪从天上落下,正巧落在了死亡之怒的头顶。

    足够分量的体重,数十米高一跃而下的强大势能,庄大的身体在砸中死亡之怒后瞬间就化为灰灰飘散。

    死亡之怒整个身体出现了诡异的扭曲,强大的体魄使得它并未成为肉酱,但三米多高的体型直接朝两侧膨胀,缩成了一米多。整个头部已经缩进了身体里,同时还有一杆长枪从脖子穿刺了进去,一直到下方看不出形状的要害露了出来。

    惊人的生命力让死亡之怒依旧还在抽搐着,可任谁都看得出来,死亡之怒已经完全是垂死边缘。

    在场所有的玩家看到这样的场景都猛然愣住了,似乎有些不太能够接受,方才还凶残暴虐不可一世的死亡之怒,竟然被玩家们以这么一种方式终结。

    “你有没有见过一招从天而降的枪法?”

    距离最近的关雄双手扛着骨刀,他是2T,可此刻他的心情复杂得难以形容,只是冷着脸侧过头朝余图和毛明两人问道。

    “我见过了!!如来神枪!!!”

    沉默半晌的玩家群里,忽然爆出了巨大的欢呼声。

    “牛逼!”

    “老子是服气的!!”

    “你们特么的脑回路是怎么长的!卧槽卧槽,妈妈问我,为什么要跪着玩游戏!”

    ……

    远处正推着床弩刚刚赶到的孙帅和黄达几人面面相觑,更远处古萨带着卡索尔和谢里登等幸存者,正推着魔晶大炮,面对着被熊牛和犀猪堵住的去路无比焦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