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帝国猛将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变傻
    听到披甲壮汉南荣智威胁要活剐了自己,武松嘴角轻蔑的一撇,“有什么手段,尽管在我武松的身上使出来,我武松如果皱一皱眉头,就不是英雄好汉!”

    这时胜屠纯扭过头去,对南荣智摆了摆手说道:“阿智,对武松兄弟客气一些。”

    接着胜屠纯又对武松说道:“武松兄弟,我是非常欣赏你的武艺,我胜屠纯虽然只是黑水蛮一个部落的头领,但是我的部落却有十五万之众,我胜屠纯也不甘一辈子只当一个部落的头领,我希望武松兄弟能助我一统整个黑水蛮,进而统治整个东蛮各族,建立起一个东蛮人自己的国家。”

    武松不屑的说道:“我武松已经有了主公,你就别白费力气了,要杀要剐还是尽快吧!”

    武松被人抬出了营帐之后,南荣智不禁恼怒的对胜屠纯说道:“主人,这个燕狗也太不识抬举了,要我说还是一刀砍了吧!”

    胜屠纯摇头说道:“这个武松的武艺不弱于你们七狼将,我是非常希望能把武松也收为狼将的。”

    胜屠纯虽然只有二十三岁,不过继任部落头领却已经三年多了,在这三年多的时间里,胜屠纯凭借自己的武艺和威望,招揽了七名修为都达到了宗师级别的猛将,被称之为七狼将,其中有三位狼将甚至不是黑水蛮人,而是其他蛮族的勇士。

    南荣智点头说道:“这个燕狗的武艺倒是真不错,当时我和左丘俭、吐罗通三人联手才好不容易擒下了他,凭借他的武艺,倒是有资格成为狼将!”

    南荣智、左丘俭、吐罗通都是胜屠纯手下的狼将,武松就是被他们三人联手打伤被擒的。

    胜屠纯接着自信的说道:“我会把武松带回部落,终归有一天,他必然会成为我麾下的一员狼将!”

    南荣智随后又问道:“主人,我们还去追击燕国的大军吗?”

    胜屠纯断然说道:“金罗国雇佣我们各个蛮族的军队,只是为了把我们这些蛮族军队当做炮灰,如今燕国大军实力尚存,我们部落就别去凑那个热闹了。”

    南荣智犹豫了一下说道:“可是金罗国那边怎么交代?按照那位金罗国兵部左侍郎的命令,我们部落也需要追击燕国大军的。”

    胜屠纯不在意的说道:“不用去理他,反正佣金已经拿到手了,至于什么战后的赏赐,我们不要也罢,这次受雇佣的黑水蛮各部落都损失巨大,接下来我们的任务,是把剩余的五千勇士带回部落,也许统一黑水蛮各部落的机会已经来临了。”

    胜屠纯这次受金罗国的雇佣,只带来八千骑兵参战,其实胜屠纯的部落,足以集结出来一支六万人的大军,其中一半还是骑兵。

    胜屠纯并不贪图金罗国开出的佣金,带领八千骑兵参战,也是由于目前整个黑水蛮都已经臣服于金罗国,如果可以的话,胜屠纯甚至不希望派一兵一卒参加这场金罗国与燕国的大战。

    荣登城内关押一万多名大燕战俘的军营,看守的并不严,李斌等人很容易就凭借金罗禁军步卒的打扮混了进去,并且在军营里面,也没有人对李斌这一行人进行过盘查。

    然而李斌等人在军营里面转了良久,也没有现武松的身影,甚至也没有现一名被俘的骁骑营士兵以及被俘的李斌麾下家兵。

    无奈之下,李斌只能先带着人先离开了这座关押大燕战俘的军营。

    来到军营外面之后,薛礼对李斌说道:“主公,武松兄弟是被一伙蛮族骑兵抓住的,是不是武松兄弟此时还在那伙蛮族骑兵的手里。”

    李斌一听,眼前不禁一亮,“赶快找人打听一下,城内的蛮族骑兵驻扎在哪里?”

    等李斌他们打听到了有几千黑水蛮的骑兵,此时正驻扎在荣登城城南的一座军营之后,李斌立即带着众将来到了城南的这处军营外,此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让李斌感到棘手的是,这处军营守卫深严,想要混进去几乎是不可能的。

    李斌正在愁之际,却现了两名身穿金罗国普通百姓衣服的人,从这座军营里面走了出来。

    李斌随即派人上去探那两名金罗国百姓的口风,得知他们两人是荣登城一家酒楼的伙计,这伙蛮族骑兵的领,晚上在他们酒楼订了一桌酒菜,并且明天晚上,还让他们酒楼再送来一桌酒菜。

    李斌一听,心里就有了主意。

    第二天的傍晚,李斌、鲁智深一人拎着一个大食盒和一个大酒坛,来到了城南军营的大门口。

    “军爷,我们是福盛酒楼的厨子,今日我们两人亲自过来给将军们送酒菜,如果哪个菜不合将军们的胃口,明天我们一定改进。”李斌满脸笑容的对守着营门的一名蛮族军官说道。

    李斌麾下的众将,个个都是壮汉,根本不像酒楼的伙计,只有李斌和鲁智深显的比较胖,倒是挺像厨子的。

    这名蛮族军官微微点了点头:“你们跟我进来吧!听说头领昨天对你们做的菜很满意,今天说不定还能给你们一些赏钱!”

    李斌和鲁智深拿着食盒、酒坛,跟着这名蛮族军官来到了一顶营帐,此时营帐内聚集着七、八个蛮族将领,上坐着的就是胜屠纯,而营帐内其他七名蛮族将领,就是胜屠纯麾下的七狼将。

    胜屠纯得知李斌和鲁智深是福盛酒楼的厨子,对两人做的菜大加赞赏,甚至还高薪邀请李斌和鲁智深去他的部落,成为他的专属厨师。

    李斌谦卑的笑着说道:“将军,您先尝尝小的两人今日做的菜如何?至于去将军部落的事情,我们两人得回去与家人商量商量。”

    李斌没有想到这些蛮族将领,在吃饭喝酒之间,还提到了武松,并且叫做胜屠纯的蛮族头领,竟然还想收服武松。

    这些蛮族将领喝着喝着,一个个突然神情恍惚起来,李斌随即压低声音对鲁智深问道:“和尚,你配的蒙汗药是不是起作用了?”

    原来在来之前,李斌让鲁智深配了蒙汗药,加入了酒水之中,鲁智深被召唤出来之时,头上就光秃秃的,好像一个和尚,于是李斌等人平时也就喊鲁智深为和尚。

    鲁智深苦笑着说道:“主公,我都说了,那家药店的一些药材,好像与我所知的有些差别,我也不知道配出来的蒙汗药好不好使,不过看他们的情况,应该算是起作用了吧?”

    李斌随后来到胜屠纯身边,小声喊道:“将军,这些菜味如何?”

    让李斌没有想到的是,胜屠纯只是扭过头来,对着李斌一直露出了傻笑,接着李斌现营帐内的其他七名蛮族将领,也全都仿佛变成了傻子,就算李斌用手,扇他们的脸,也依然对着李斌只会傻笑。

    李斌惊讶万分的对鲁智深问道:“和尚,你这个蒙汗药也太厉害了吧!怎么好像把他们都变成了傻子?”

    鲁智深挠了挠头说道:“主公,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看来应该是没有配出蒙汗药,反而好像是配出了一种很歹毒的药。”

    李斌觉着如果这种药,真能把人变成傻子,倒也有一些作用,当然这种十分歹毒的药,只能掌控在他的手里。

    “和尚,这个药的药方,你是否还记着。”

    鲁智深想了想,摇头说道:“主公,有一些药材看着像,我就加到蒙汗药里了,我也记不住都是些什么药材了,让我再配出一副一模一样的药,好像是够呛,不过那些蒙汗药配的量挺多的,我们就往酒里加了不足三分之一,还剩下不少呢!”

    “回去记着把剩下的药收好,以后说不定还有大用。”

    李斌随后让鲁智深在营帐内先看着这八名蛮族将领,李斌则拿着一个食盒装了几个菜,然后走出营帐,对守在营帐外的两名蛮族士兵说道:“胜屠纯头领,让我给那名被俘的燕国猛将送一些菜,你们谁能领我去一下。”

    其中一名蛮族士兵用手一指:“那个叫武松的,就在那个营帐,你自己送过去吧!”

    李斌一看,原来武松就被关押在不远处的一顶营帐内,营帐外也有两名站岗的蛮族士兵。

    躺在一张羊毛毯子上的武松,看到李斌提着一个食盒走了进来,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接着就是一脸的惊喜,刚想开口与李斌说话,不过李斌却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这是胜屠纯头领让我给你送过来的几样菜。”李斌一边大声说着,一边走到武松的身边。

    李斌看着武松两只腿上都缠着带血的棉布,不禁皱了皱眉头,压低声音对武松问道:“武松,你还能不能自己走?”

    武松苦笑着小声说道:“主公,我的两只腿都伤的挺重,没有办法自己走了,主公你怎么进来的?”

    “说来话长,我和鲁智深……”

    李斌长话短说,把现在他们所要面对的情况简单说了一下,随即武松震惊的说道:“主公,胜屠纯是黑水蛮的第一勇士,那七个人是他手下的七狼将,全都是宗师武者,莫非真的都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