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超绝萌爸 楚静瑶林昆 > 第二千八百零八章:与天下为敌
    余宗华的一声叹息,隐隐中透着一丝无奈,他看着林昆,脸上的笑容依旧,只是神采仿佛黯淡了几分,“昆子,我这个省长表面上看起来风光,在普通的老百姓眼里,护佑着一方百姓,可面对燕京皇城里的那些真正大家族,又算得上什么呢?东山省的沈家,倒是算不上多大的威胁,可燕京的彭家呢?”

    林昆有些诧异地说:“余叔,你都知道了?”

    余宗华笑着说:“你余叔我还没老糊涂,要是这点消息都打探不出来,我这些年的官场岂不是白待了,老韩家有亲戚在燕京,想要打听些事情倒也容易。”

    “可是……”

    “我已经想好了,这件事情不管最初是谁对谁错,那都不重要了,志坚既然将沈家的公子打进了Icu,人家来报复也是理所应当,但我是真的不希望这报复无休无止,哪怕豁出去我这张老脸,我也要保我儿子的安危。”

    “余叔!”

    林昆目光坚定地看着余宗华,“你放心,只要有林昆在的一天,就不会让志坚再出事,他沈家如何,彭家又如何,这一次不用你登门去拜访求全,我去!”

    “昆子,不要冲动,等你活到我这个岁数或许就明白了,面子不重要,要是能够放下面子解决问题,那一定是最佳的办法。”

    “不,余叔,我还没活到你这么大的岁数,所以我不认这个理儿,你想去沈家我不拦你,但我会用我的办方式来解决,我也在这儿向你保证,这次我去了沈家之后,以后沈家绝对再不会找志坚的麻烦。”林昆目光坚定地道。

    余宗华看着林昆,一时间竟有些怔神,他从林昆的眼中看到了强大的自信,这股自信与豪气竟让他的内心也给感染了。

    两人对视着,就在余宗华嘴角微笑了一下,将要开口说话的时候,余志坚母亲急匆匆的跑过来,脸上慌张带着泪水,边跑边喊道:“老余,儿子他,儿子他……”

    见余志坚母亲如此模样,余宗华和林昆同时表情大骇,余宗华马上问道:“志坚……志坚到底怎么样了!”

    余夫人脸上的泪光越来越汹,已经泣不成声了,“医生……医生说……咱们儿子以后……以后只能在轮椅上生活了……”

    余宗华神色大变,不过马上冷静下来,道:“孩子他妈,你先别急着哭,昆子刚才不已经说了么,他有一个朋友医术很厉害,一定会医好志坚的。”

    余志坚母亲道:“我刚才也是这么和医生说的,可人家医生说了,咱们家志坚筋骨皆伤,就算是华佗再世也无能为力。”

    余宗华一听这,脸色马上唰的一变,夫妻俩再向林昆看过来,林昆笑着说:“余叔,婶子,我不敢说又百分之百的把握,但我的那个朋友真的很厉害。”

    余夫人一脸茫然,倒是余宗华先开口,“孩子他妈,你也别在这儿大惊小怪了,比起那医生,我更相信昆子!”

    这一夜,林昆一直守在医院,蒋叶丽、韩心、柳如烟听说余志坚和朱诗然出事了,也都赶了过来,和蒋叶丽一起来的还有王福以及侯小宝他们几个。

    王福和侯小宝他们几个,之前去西阳镇的时候被铜山、铁山所伤,虽说都不太严重,不过到现在也没好利索。

    朱诗然下半夜的时候完全恢复了,医生们诊治了她的病情之后,只得出中毒的结论,却并不清楚到底中的是什么毒,最后开会研讨,可还没等研讨出个结果来,朱诗然身上的毒自行消散了。

    彭嘉伟是狂妄,可他就是再狂妄也不敢伤害朱诗然。

    林昆一直守候在病房里,余志坚一直昏迷未醒,蒋叶丽、柳如烟、韩心几个人都等在外面,林昆让她们先回去,可这三个女人还有王福他们几个却是铁了心要留下来,要等余志坚醒过来。

    下半夜,林昆一个人到医院楼顶的天台上去抽烟,顺便吹吹风,蒋叶丽他们几个女人都睡在了外面的走廊里,王福和侯小宝他们几个倒是没睡觉,王福本来想跟林昆一起上楼,被林昆留下来保护病房这儿的安全,谁知道彭嘉伟那个王八蛋,此时还在不在沈城。

    头顶的月光皎洁,林昆点燃了一支烟望着这座已经熟睡的城市,身后突然传来了脚步声,风儿轻轻吹过,一股淡淡的消毒水味飘了过来,林昆回过头,朱诗然两只手抱着肩膀,裹着身上的衣服,冲他露出了一个笑脸。

    “怎么不好好休息一会儿?”林昆笑着说。

    “睡不着,见你到这儿来了,就想和你聊聊天。”朱诗然走到林昆身后的长椅旁坐下。

    “假如志坚下辈子真的残疾了,你……”

    不等林昆把话说完,朱诗然一脸平静的笑容打断,“那我也会一直陪着他。”

    林昆道:“男女之间的事情,可不是儿戏,尤其我们这种大家族里的子女。”

    朱诗然道:“我知道,我爸妈一定会反对,别说志坚哥有可能落下残疾,就算他能和以前一样,他们也肯定会嫌弃他的家世的,可我朱诗然的人生是我自己的,为什么非要听从他们呢?”

    “堂哥,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你身边的兄弟,都那么死心塌地的跟着你了,还有外面的那三个女人,全都守在那儿。”

    林昆吸了一口烟,笑着说:“小丫头,你要是知道得太多,不怕我杀你灭口?”

    朱诗然全然不在意他的调侃,继续说:“来医院的路上,你说过的那句话……”

    “哪句?”

    “如果志坚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就算是踏平整个东山省,也要灭了沈家,就算是于天下为敌,也要拉彭家下深渊……”

    朱诗然表情严肃、认真的看着林昆:“我如果是个男人,我都想和你做兄弟了,为兄弟两肋插刀已经是义薄云天了,你为了兄弟不惜与天下作对。”

    林昆坐了下来,目光依旧望着远方,朱诗然继续说:“你身边的女人有很多吧,人不风流枉少年,你虽然给不了那些女人名分与家庭,可你会肝胆相照的保护她们,你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这些我都看在了眼里,何况是她们?我如果是女人,说不定……”

    “你就是女人。”林昆笑着打断。

    “我的意思是……”朱诗然想了想,这也没什么假设的必要,于是话锋一转,道:“你真的打算去东山省么?”

    林昆磕了磕烟灰,笑着说:“道理讲不通的时候,唯有拳头才是真道理……”

    (二斗的微信号:qiujumu 欢迎各位大大添加,邀请大家进微信群交流;微信公众号:网文二斗,番外已经开始发布,另外每天早上八点钟之前,会在公众号里发布当天的更新通知;QQ群:一群:477648325;二群:131653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