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超绝萌爸 楚静瑶林昆 > 第二千七百九十九章:一耳光
    朱诗然看起来天真,可这个小丫头和章小雅不同,小雅是那种天生的乐天派,心思单纯不会去想太多的事情,这和她从小的生长环境有关,家里就他这么一个独苗的孙女,又深受章老爷子喜爱,别人家的孙女都是公主,她直接就是女王。

    而朱诗然不同,朱家子孙众多,孙女也不止她一个,爷爷虽说宠他们这些小辈,可一个人的爱毕竟有限,平分下来也没多少。

    家中的父亲又算不上慈父,从小她就经常听到母亲躲在房间里暗暗落泪,都是因为父亲在外面花天酒地,惹的母亲伤心难过。

    能够嫁入朱家,是很多女人心目中的梦想,朱家的男人在外面龙马风光,可真正的酸甜苦辣,只有朱家女人自己内心知道。

    若是碰上朱家里的真龙男人,一生或许荣华富贵、受尽千般宠爱,可若只是个普通的纨绔,那一生除了荣华更多的怕是眼泪。

    也许是受家庭环境的影响,也许是母亲外人面前的风光与躲在房间里偷偷落下的眼泪,让朱诗然从小就很懂得伪装自己。

    她此刻定定的看着林昆,表情出奇的冷静,“堂哥,从知道你的存在,再知道爷爷对你的偏心,我心里其实挺难过的,如果说朱家的男人是真龙,就目前来看只有爷爷当得上,剩下的大伯三伯还有五叔,乃至几个兄弟,最多是麒麟,爷爷只要活在这个世界上一天,我们朱家就会经久不衰,那些大内的高官元老就要给我们朱家面子,甚至说避让我们朱家……”

    “可自从我知道了,这次东北之行又或多或少的了解你,我终于能明白爷爷为何偏爱你了,你身上有所有朱家小辈所没有的胸襟气量,也有那书叔伯大爷们没有的高瞻远瞩,更有刚柔并济的手腕与魄力,你其实根本不像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而像是一个久经江湖历经沧桑的老者。”

    “爷爷之前一直忧心,燕京皇城里的四大家族,都有他们杰出的二代、三代,尤其是第三代,毛家、宋家、彭家,他们家族里的三代小辈,比我们朱家强上了不止一个档次,过去我一直觉得正纲算得上是人杰,可以和毛、宋、彭三家的三代平分秋色,可自从上次的八一聚会,那记从彭嘉伟手上打出的耳光,落在朱正纲的脸上,也把我们朱家打醒了。”

    车,已经停下了,靠着马路边上,林昆点燃了一支烟,放进嘴里刚抽了一口,便被朱诗然夺了过去,她深深地吸了一口,被呛的咳嗽了起来,林昆又将烟从她的手里拿过来,歪嗒嗒地衔在嘴里,看着朱诗然说:“彭嘉伟打过朱正纲?”

    林昆表面平静,可内心里诧异不小,彭嘉伟他倒是听说过,年龄绝对不比朱正纲大,可朱正纲什么人,好歹也是朱家三代的大公子,在外面行事向来很有分寸,并且就家族的实力而言,朱家要比彭家高上一些,彭嘉伟的巴掌落在朱正纲的脸上,变向的就是在打朱家的脸。

    朱诗然一脸平静的说:“巴掌落下的那一瞬间,我觉得世界都要崩塌了,当时不光我在,还有家里的其他几个兄弟姐妹,我们几个人当时的心情可能都是一样的,害怕、恐慌又气愤,可没一个人敢站出来,甚至就连朱正纲也没有还手……”

    “彭嘉伟的身边有一个从小就跟在他身边的保镖,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听说曾经是天下第一,已经退隐江湖数年,当年受过彭老爷子重恩,一直跟在彭嘉伟的身边,彭嘉伟刚出生的时候,彭老爷子就请过一个国内顶级的风水大师给他算过命,说这个孩子将来是公侯命,现在看来那个风水大师说的倒是有几分真切。”

    林昆皱了下眉道:“你们当时是害怕彭嘉伟身旁的那个老头儿?朱正纲也是?”

    朱诗然道:“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重要的是彭嘉伟的身后有毛家的那位大少,两人平日里交情就不浅,朱家如果和彭家斗起来,会是两败俱伤,但如果和彭家、毛家一起斗起来,伤害最大的一定是朱家,宋家这么多年一直都是站在中立的位置上,而我们朱家是最让毛家忌讳的。”

    林昆不由的皱起眉头,道:“可即便如此,朱正纲能当中吃的下那一巴掌而没脾气?”

    朱诗然苦笑一声,“不然呢,又能怎么样?彭嘉伟敢动手,就是有十足的理由,即便是爷爷后来找彭家的老爷子谈这件事,彭家的老爷子也是占了十分的理儿。”

    林昆道:“到底是因为什么事?”

    朱诗然冷笑了一声,“朱正纲有一个女朋友李春春,这李春春不是个省油的灯,宴会上不小心被一个其貌不扬的女人碰了一下,当时大小姐的脾气就拿出来了,她也不长脑子想想,能参加那种聚会的会是普通人么?别看他是华夏当红的一个小明星,要不是朱正纲不守规矩带了她去,在这些个真正大家族子弟的眼中,她这种屏幕上扭动腰肢屁股的戏子根本不堪入目,可她居然拿酒泼了人家……”

    “彭嘉伟不高兴了,那女的是香城首富的小女儿,当面就让李春春道歉,可李春春以为傍上了朱正纲,就可以天不怕地不怕了,还大放厥词的说她是朱正纲的女朋友,自己挨了巴掌不说,连朱正纲也一起因为破坏了八一聚会的规矩挨了耳光。”

    “哼!”

    林昆冷哼了一声,脸上没有太多的息怒,可眼神中明显的闪过一道精光,“姓彭的好张狂,朱正纲就算是再怎么样,那也是朱家的大公子,他的巴掌倒是说打就能打了。”

    朱诗然定定的看着林昆,道:“堂哥,如果今天和我一起坐在这车里的不是你,而是朱正纲,如果他听了我讲你被人打的事,估计肯定不会是这样的反应。”

    林昆疑惑的看着朱诗然,朱诗然笑了一下,道:“以我这么多年对朱正纲的了解,他肯定会幸灾乐祸,想到的必然不是朱家的颜面,后天的努力是人生成功的关键,和心胸却是与生俱来的……我不让我爸跟你斗,是因为我爸有勇无谋根本不是你的对手,一向善于算计的大伯在江南省不也被你搞的翻了跟头,你的眼中是朱家,心胸装的是天下,我爸身为长辈,于公于似都应该支持你。”

    林昆的心头划过一丝温暖,这是朱家和他有血缘关系的人里,除了爷爷之外,目前唯一对他认可的,没想到竟然上这小丫头。

    朱诗然的脸上突然又担心起来了,看着林昆说:“堂哥,我听家里的人说,彭嘉伟这次会借着东山省沈家的这件事,来给你一个下马威,你在东北的所作所为落在了那些大家族的眼中,已经算是威胁了……”

    (二斗的微信号:qiujumu 欢迎各位大大添加,邀请大家进微信群交流;微信公众号:网文二斗,番外已经开始发布,另外每天早上八点钟之前,会在公众号里发布当天的更新通知;QQ群:一群:477648325;二群:131653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