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九天 > 第一百三十八章 此一去,名动仙门
    山间岁月,向来是清静而缓慢,为得一个门槛,一道神通而动辄闭关数十上百年的事情屡见不鲜,哪怕是那些出了名的一路高歌,勇猛精进之辈,也往往会拿出一年甚至数年的时间来巩固自己的修为,因此对修行中人来讲,三个月的时间,实在算得上是一闪而即逝。

    魔山祭已近在眼前了。

    明面上看,各大仙门都在准备祭礼,与楚王庭接洽,准备祭拜魔山,但对仙门弟子而言,倍受期待的却不是那冗杂而繁复的祭山大典,而是那暗中进行的秘境大战,十年一度魔山祭,究竟又会涌现多少天才,又有多少人命丧秘境,实在是牵系着诸派仙门弟子的心。

    而对那些被仙门选中,准备进入秘境的弟子们而言,这压力也是一日大似一日。

    进入了秘境,本身便是他们的造化,只不过,就算是进入了秘境,却也不代表着他们就真的有希望成就地脉筑基,五大仙门,每次进入秘境百余弟子,但能够筑基成功的弟子,也不过寥寥数十人而已,其中倒有大部分,只是进去做了陪衬,甚至在里面丧命。

    但他们心里却也知足了。

    能够进入秘境,本身就是一个机会。

    就算在里面抢不到血晶,无法成就地脉筑基,出来之后仙门也会赐下筑基丹作奖励。

    总而言之,只要不死在秘境里面,筑基,便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

    ……

    “方贵师弟,一定要小心啊……”

    太白宗准备进入秘境的二十位青溪谷弟子里面,方贵无疑是最特殊的一位,其他人进入秘境,就算得不到血晶,那也可以等着出来之后拿到筑基丹来筑基,但方贵拿不到血晶,却等于就此彻底断了所有的希望,更关键的是,他又是明摆着所有弟子里面最弱的一个。

    因此,在仙门召集所有进入秘境的弟子们进入仙门道殿之时,几乎所有方贵认识的人都来了,颜之清师姐面上满是难以掩饰的担忧之意,在她看来,方贵进入秘境,去搏那微乎其微的希望,实在不如留在仙门里面慢慢想办法更好,但仙门决定了,又能说什么呢?

    “这是我亲手炼制的十道金光符,你且收好,希望可以帮上你的忙!”

    颜之清一番嘱咐之后,取出了一个紫木匣子,郑而重之的交给了方贵,旁边的许月儿见了,小声解释道:“小坏蛋,颜师姐为了炼这十道金光符,可是足有一个月没休息过呢!”

    “哈哈,那我多谢颜师姐啦,回头还你二十道!”

    方贵毫不客气的将紫木匣子收了起来,转头看向其他人:“你们呢?”

    周围人顿时变得脸有些黑,你这直接开口要,是不是不太好?

    不过这一次他们都知道方贵凶险极大,却还真是都准备了礼物,许月儿先将一个紫色的丹瓶取了出来,小声告诉方贵道:“之前我答应回家里帮你求治肉身的宝丹呢,央求了太爷爷好几天,他终于答应了给我一颗,呐,这可是五气炼血宝丹,非常的值钱呢……”

    方贵眼睛微亮,丹瓶接在了手里轻轻一晃,道:“一颗吗?”

    许月儿有些不好意思,悄悄道:“太爷爷给了一颗,我又偷了两颗,所以一共三颗!”

    方贵满面笑容,感动的拍了拍许月儿的肩膀:“替我谢谢你爷爷!”

    “方贵师……兄,这是我送你的玄铁金罩,防御法器……”

    “这是我从丹坊专门买来的清心丹,据说可以应对珑玲宗的幻法……”

    孟留魂与张惊两个人也各自送上了自己的东西,如今他们还是红叶谷弟子,按理说见了青溪谷弟子,应该唤作师兄,只不过两个人的年龄都比方贵大,又是一起从乌山谷混起来的,所以叫起来总是觉得有些不习惯,只好含混了过去,然后将各自准备的礼物送上。

    “哈哈,不错,不错,尤其是老孟,你开窍了……”

    方贵照班全收,一点也不客气,还赞许的拍了拍孟留魂的肩膀。

    最后期期艾艾的走上来了蓝袍小胖子,鬼鬼祟祟将一个乾坤袋放到了方贵手里。

    方贵还是很期待的,拿手拍了拍,看向小胖子:“这里面有好东西?”

    蓝袍小胖子道:“一点值钱的都没有!”

    方贵顿时无语的看向了他,旁边的孟留魂与张惊也有了动手的征兆。

    蓝袍小胖子急忙解释道:“听我说完啊,值钱的东西是没有,我也买不起,最贵就是这个低阶贮物袋了,值三块灵石呢……不过不值钱的,我可是能想到的全塞进去了……”

    “比如说?”

    “石灰、辣椒粉、泻药、孜然……”

    方贵听得呆了一呆,若有所思道:“没准真能用得上!”

    “哈哈,小方子,你这胆量确实比我们大,虽然你修行进度一直很快,但如今也还没到练气九层,居然就敢进秘境去闯,这一点我也不得不佩服你,这次算是你赢了我们一步吧,不过秘境里面实在太凶险,我将我祖传的铁甲借给你,希望在秘境里能保你一命!”

    萧龙雀豪爽的大笑着,拍拍方贵的肩膀,然后咣当一声,将一个黑色的铁箱子扔到了方贵身前,大地似乎颤了一颤,地上的石板都碎了两块,可见这箱子份量之沉。

    方贵闻言,脸色也真变了几分,打开了箱子一看,正是之前萧龙雀一身穿在了身上的铁甲,黑黝黝的,有着许多不仔细看便分辨不出来的符纹与咒印,一望可知绝对是最顶尖的防御法器,可见萧龙雀是真够义气,把自己最宝贝的东西借出来了,心里有些感动。

    但犹豫了一下,还是道:“你块头这么大,我穿着能合适吗?”

    萧龙雀瞪了他一眼,道:“这可是我萧家祖传宝甲,千变万化,谁穿都合适!”

    方贵恍然大悟,一把将箱子盖扣上了,认真向萧龙雀道:“我会还的!”

    萧龙雀瞪了他一眼:“你当然得还,不然我砍死你!”

    “我向宗主求了几回,他总是不肯让我也在这一次进秘境,没办法,这一次总得承认你确实走的比我快了一步,我平时修行,只愿磨炼自身,不假外物,所以身上也没有多少法器或是符篆之类的,惟有这一壶疯神酒……我将它送给你,但希望你不要用到它!”

    赵太合最后一个上来,却是将一个银色的酒壶放在了方贵手里,然后悄悄说了它的用处。

    “还有这东西?”

    方贵听了甚是动容,郑而重之的收了起来。

    “哈哈,多谢诸位兄弟好意,话不多说,方老爷我这就去了……”

    临行之前忽然收了这么多东西,方贵这心情顿时好了许多,大模大样的向着众人抱了抱拳,觉得还缺了点话,犹豫了一下才道:“秘境里找着了好东西,我会给你们留点的!”

    众人闻言却是都笑了起来,自己这小命不知能否保住呢,倒想着我们了?

    尤其是性情老实的孟留魂笑的大声,连声道:“不用不用,客气什么嘛……”

    “当!”

    头顶之上,响起了一声清悠钟声,远远的传到了青溪谷来。

    众人听见,便知道这是立德峰在催了,便也不与方贵多言,帮着他把各种东西收了起来,便皆在青溪谷内与他道别,方贵亦是哈哈大笑,跳上了鬼灵剑,瞬息之间化作了一道红光,直向着立德峰方向掠去,很快的,那一道剑光,已经消失在了山间的缥缈白雾之中。

    “他这一去,要么名动仙门,要么……”

    赵太合见他身影已经彻底消失了,才忽然低叹了一声。

    场间众人,心情都忽然有些沉重。

    ……

    ……

    方贵急遁了剑光,径往立德殿而去,远远的掠到了立德殿上空,便见到殿前广场之上,已是气机冲霄,包括了李还真在内的一十九位青溪谷弟子,早已盘坐在广场之上等候。

    方贵来的最晚,人到半空之中,立时此得无数目光向他看了过来。

    “哈哈,该出了吧?”

    方贵倒是满面喜气,远远的向着这些同门打招呼。

    但坐在了最上的李还真,却只是皱眉看了他一眼,便又缓缓闭上了眼睛。

    “诸位长老与同门,早就到了,你却姗姗来迟,让人等你?”

    在李还真身边,一个身穿红色夹袍的女子,冷淡开口,不满的看了方贵一眼。

    “你可以不等我啊……”

    方贵白了他一眼,自己在周围瞅了瞅,随便找地方坐下了。

    本来人家一十九人,坐的好好的,横平竖直,方贵这一坐下,立时就显得有点乱了。

    李还真没有睁眼看向方贵,但眉头又不禁一皱。

    他自持身份,在这时候不会对方贵说些什么,但在他身前,却有一位身披兽皮的男弟子皱起了眉头,他看了李还真右边的红袍女子一眼,口中轻轻打个呼哨,旁边便有一条怪蛇游了过来,他盘坐在了怪蛇头顶,径直来到了方贵身前,高高在上,打了个揖手,淡淡道:“方贵师弟,吾乃青溪谷连青,这一次我们要进入秘境,共进共退,所以我有些话要跟你……”

    “嗯?”

    在这名唤连青的弟子说话之时,方贵却没看他,只是直勾勾的看着那怪蛇。

    那怪蛇也认出了方贵,背后小尾巴唰唰摇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