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九天 > 第九十四章 魔山诡异
    且不说被三个红叶谷弟子骗了的青溪谷真传李还真是何等暴怒,方贵冲进了漩涡之后,便觉得周围狂风大作,邪气逼人,几乎能将人从飞剑之下吹落下来,不过还好方贵飞剑修炼的扎实,顺着风势向前掠去,终于还是破开了层层怪风,冲进了山谷里面,稳住身形。

    穿破了最外面的邪风之后,倒觉得里面安静了许多。

    搭眼一瞧,方贵便看到这一片黑山并不大,方圆不过数十里,只是这里的黑雾弥漫,却是异常浓郁,让他都生出了些许不适之感,天地之间弥漫着黑雾,可视距离也不远。

    “阿苦师兄在哪里?”

    方贵抬眼看向了黑山深处,一时也不知从何找起!

    “方贵师弟……”

    背后忽然响起一声轻唤,只见赵太合踏着黑剑,手持紫刀赶了上来。

    方贵心里一凛,没想到这个家伙也跟着自己进入了黑山,想到了这个家伙平日里满身的疑点,心下倒是不得不提防了起来,自己是来找阿苦师兄的,否则都不见得会进这山谷来,那赵太合进来又是为何?真是为了那功德百万的魔山异宝,还是另有别的目的?

    如今的自己,可没功夫与他纠缠,若是他起了歹意,倒需得先下手为强!

    “呵呵,你们两个胆子不小,但我萧狂人也不比你们差!”

    方贵正想着,另一侧有个声音傲然响起,却见萧龙雀也抗着铁枪赶了过来,方贵倒是松了口气,有了萧龙雀进来,万一赵太合起了什么歹心,那自己两人,也治得住他!

    心里如此想着,还是不甘心的看了看身后,问道:“青溪谷弟子没进来么?”

    赵太合与萧龙雀两个人也回头看了过去,却见黑雾杳然,再无动静。

    三个人都心底微沉,明白青溪谷弟子知晓这谷里的凶险,不会冒然闯进来了。

    “嘿嘿,什么特么的青溪谷弟子,不过是一群怂包!”

    方贵等了一会,冷笑一声,道:“连进都不敢进来,能有什么出息,凭白占了仙门那么多资源,只吃饭不干活,说到底,还是咱们三个红叶谷的最有种,像老爷们!”

    赵太合听了这话,脸上有些傲然之意。

    萧龙雀本来也有点开心,但想着想着,莫名其妙脸黑了下来……

    ……

    ……

    “这里邪气旺盛,不难得分辨,邪气缺口,便在北方……”

    赵太合稍一推衍,随手指了一个方向,三人便在飞剑之上,向前掠去。

    到了这黑山之中,明知此地有着实力远他们的恐怖存在,却是谁也不敢大意,心神都绷的紧紧的,踏着飞剑缓缓向前飞去,一旦现了不妙,立时便要调头逃走……

    ……说起逃走,方贵倒是安心了不少!

    ……这两个人,度应该不如自己快!

    他们向前飞掠了七八里路,忽然间最前面的赵太合脸色骤然一变,方贵与萧龙雀也现了,都觉得头皮有些麻,凝神向前看去,便见前面地上,居然生长了一朵黑色的莲花,无比的诡异,有丝丝缕缕的黑气,正从那莲花之上升腾了起来,化作各种妖异形状。

    “这是什么鬼东西?”

    方贵与萧龙雀两个人都愣住了,直觉头皮麻。

    那黑色莲花的气息,让他们感觉极为恐怖。

    “魔灵……”

    旁边的赵太合忽然低声开口,顿时将方贵与萧龙雀吓的浑身汗毛直竖。

    这就是魔灵?

    赵太合看出了他们心底的惊惧,道:“不必担心,这是已经死了的魔灵,魔灵死后,便会化作一朵黑色莲花,或是经过长时间的邪气滋养,再度复生,或是朽化,重新化作邪气归于这天地之间,我们倒不必担心,如今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只当是一具魔灵尸即可!”

    “魔灵尸?”

    萧龙雀略略放下了心来,也有些狐疑的看向了赵太合:“你怎么懂得这么多?”

    赵太合淡淡笑了两声,不屑回答。

    方贵暗暗的看了赵太合一眼,忿开话题道:“那是谁杀了这魔灵?”

    一句话问了出来,场间三人又都陷入了沉默里,眼底皆是满满的疑色。

    “难道是刚才提前进入了黑山的四大仙门真传?”

    “不对,就算是四大仙门真传,也没有能力斩掉这只魔灵吧……”

    三人一时心间微跳,能够杀掉魔灵的,自然便是比魔灵更恐怖的存在了。

    那这山谷里究竟有什么?

    “不管了,在这里浪费时间猜这些东西也没什么用,反正三大仙门真传提前进来了,他们就等于是替咱们探路的,只要没看到他们的尸体,便说明问题不大!”

    方贵心里有些担忧阿苦,心里一狠,索性加快了飞剑向前急掠而去。

    赵太合与萧龙雀见状,倒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也皆纵起了飞剑,疾向前赶来。

    一路向前,他们很快又在山壁之上,野湖之边,看到了三朵黑色莲花。

    毫无疑问,那又是三只魔灵的残骸所化!

    他们三人心里早就已经开始打鼓了,若是早知这山谷里有四只魔灵存在,他们都不见得敢进来,但如今,他们却看到了四只魔灵都被某个厉害的存在给杀死,若是他们碰到了这个厉害的存在,那岂不是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小命便要直接交待在了这里?

    不过也就在此时,他们已经渐渐深入了黑山,却是在前面,看到了数道身影,有的踏着魔刀,有的坐在了纸鸢之上,也有的骑在了一头雄狮背上,背后披着火云大氅,他们三人立时意识到,那便是另外四大仙门的真传了,地位堪比太白宗青溪谷弟子,修为十分惊人。

    三人都急忙收住脚步,掩去气息,凝神向前看去。

    只见那三大仙门的真传,也正在一边抢着上前,一边彼此出手,诸般神通异常惊人,一边斗一边向前赶去,似乎浑没在意到周围的凶险,只是想着如何去抢谷里最深处的造化,三人也不由得有些感慨,有种的不只有他们三个,四大仙门里也有这胆大包天的狂徒!

    “四大仙门向来与太白宗不和,别看他们如今大打出手,咱们露了面,恐怕就是他们围攻我们的下场了,我看这黑山谷里的一场造化,咱们三个不一定能抢得下来……”

    赵太合沉吟说道,眼底凶光浮动。

    “既然来了,怕他个鸟,先看看再说!”

    方贵不屑的开口,眼放贼光:“最好是他们料理了凶险,又两败俱伤,然后我们……”

    赵太合与萧龙雀听了,也分明颇为意动。

    虽然这事说起来太美妙了些,但想想还是觉得挺好的!

    “哈哈,这造化是我的了,谁敢来抢?”

    也就在方贵等三人悄悄跟在了后面,想着找机会捡便宜时,只见得那三大仙门真传边斗边走,终于渐渐靠近了这一片乱石谷的核心地带,在那里,却有着一方天然的崖壁,而在崖壁后面,则正是那无尽邪气蒸腾之地,任谁都可以猜到,魔山异宝,便在那崖壁后面。

    而三大仙门真传之间的争斗,也在这时候分出了一个结果,那缺月门的项鬼王总算是第一个进了乱石谷的,也冲在了最前面,如今一声狂笑,纵横四方的刀气爆,却是将玲珑宗弟子与火云宗的弟子都逼得后退了一步,他则趁着这个机会,飞快的向崖壁冲了过去。

    “哈哈,魔山异宝……额……”

    但也就在他冲过崖壁的一刻,诡异的一幕出现了,那缺月宗项鬼王本来嚣张无限,却在冲过了崖壁之后,整个人都愣住了,嚣张之色一扫而空,手里刀气纵横,却也在这时候凝在了手中,半晌都没敢斩出去,怔得一怔之后,他忽然收了刀,乖乖走进了崖壁之后。

    不仅是他,与他一同进来的三位缺月宗弟子同样也是如此,鹌鹑一般跟了过去。

    “姓项的,你……”

    紧随其后的,便是玲珑宗的三位女子,她们几乎是紧随其后,跟着冲过了崖壁,同时大声喝叱了起来,不过她的声音也是嘎然而止,一句话没说完便冲过了崖壁,看到了后面的景象,然后整个人都在纸鸢上面呆住了,三个人都是一般的模样,像是魂被抽走了。

    下一刻,她们忽然都老老实实从纸鸢上跳了下来,走进了崖壁后面。

    “出了什么事?”

    落在了最后面的是火云宗真传凌花甲,他本是三大仙门真传里面修为最高的一个,但在刚才的争斗之中,却一直没有真正出力,只是慢慢悠悠跟着,似乎不急着第一个找到那魔山异宝,只是这种淡然之色,在看到了缺月宗与玲珑宗弟子的异状后,却顿时消失。

    他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忽然大手一扬,身后的火云披风呼喇喇暴涨了开来,像是一片火云将他与座下雄狮都护在了里面,不露分毫破绽,做足了准备,这才向前冲去。

    “唰!”

    一片耀眼的火云冲到了崖壁之后,他立时回身看去,如临大敌!

    但也就在他这一眼看了过去时,整个人忽然像是被重锤砸了一下,直接愣在了半空。

    他身上的火云以肉眼可见的度敛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然后他垂着头,他座下的雄狮也垂着头,老老实实,走进了崖壁后面,消失不见。

    “他们……他们这是怎么了?”

    三大仙门真传的下场,都被后面缀着的方贵等人看在眼里,直吓的心惊肉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