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九天 > 第十章 请大爷上山
    安州之南乃是楚国,有一道长丰山脉,横亘于楚国西侧,整体山脉蜿蜒数万里里。

    其间颇多奇峰峻岭,深山野庙,有不死奇人于山间修持大道。

    而方贵一路打听过来寻的,便是位于长丰山脉中段的一片奇峰,此地有一座灵山,高耸入云,仙气萦绕,势如太白醉酒,因此被人称作太白山,而在此山之中,有一方仙门道统座落,因山就名,便作仙号太白宗。

    此宗建派不久,但却名声颇大,被人称作楚国五大仙门之一。

    对于这太白宗的底蕴与名声,方贵并不知晓,他只知道这是一座正儿八经的仙门,可以传授自己仙法,从那黑衣老妪手里拿来的荐书,也不知道有没有用,若是有用,自己便借此拜入仙门便是了,若是无用,那也只好回头再想想办法,总是要进去了好好修行才是!

    顺着山间小路,方贵一路向着山上走来,沿途摘个酸枣,掏个鸟蛋,从山下小镇出,行了足有大半日功夫,便现了山路尽头有一方界碑,上书“太白宗”三个大字,再往前去,便可见一方山门高高拱起,山门之后,仙雾缥缈,隐约可以看到有无尽建筑掩映。

    “咦,还真些朱瞎子说的那种仙气……”

    一见到那山门,方贵心里也觉得有些欣喜,月余跋踄,似乎也值了。

    脚下更是多了些力气,大步向着山门走了过去,但还不等靠近山门,忽听得前方传来一声大喝:“太白禁地,闲人免进,哪里来的小叫花子,不可擅闯仙门,下山去吧!”

    方贵愕然抬头起了头来,便见前方山门两侧,转出了两位青袍道人来。

    那两人皆是二十余岁年纪,背后背着长剑,头梳成了道髻,显得修长挺拔,身上说是道袍,却又与算卦的朱瞎子说的八卦道袍不像,剪戴合身,质地不凡,行走之间,被山风一吹,飘飘荡荡,带了些凡人之间少见的英武之气,实在是让人一看,便有些心生向往。

    “啊,哈哈,两位师兄好……”

    方贵可不是不懂事的,知道这是太白宗的守门之人,虽然被骂作了叫花子,但也不生气,反而堆起笑脸,急忙向着这两个人作揖,道:“我是从很远的地方跑过来,专来拜师的……”

    “拜师的?”

    两个守门之人对视一眼,都觉得有些荒唐。

    看看方贵一身褴褛,小脸乌黑,着实一副叫花子模样,这样的穷苦之人,做着梦拜入仙门好一飞冲天的事,他们可见得多了,平时在山门守的就是这些人,如今自然也就将方贵当成了其中一个,左边那身材略丰些的便挥了挥袖子,叱道:“少来做白日梦,快些下山吧!”

    “怎么直接就要撵人?”

    方贵呆了一呆,还是捺着性子,道:“我是真要拜师,有岭南胡家荐信呢……”

    说着忙掏出了信在手里扬着。

    心里想着,那岭南胡婆婆也不知面子够不够大,无论如何,自己总得先将她的荐书送进仙门里再说,但却没想到,那两个守山之人一听他的话,反而更是哑然失笑,右侧身材微瘦之人道:“不知你从哪听来的岭南胡家,切莫胡吹大气,免得惹祸上身!”

    说着,居然连通报也不给,大袖一拂,便将方贵推出去了数丈远去,一屁股坐在地上。

    对方倒是没下狠手,一股巧劲推来,也没伤人的意思。

    对于这两个守门人来说,岭南胡家的名声,自然是听过的,只是他们见了方贵这个样子,却不相信这小叫花真是岭南胡家推荐过来的。

    毕竟以岭南胡家的身份,所识之人非富即贵,又怎么可能为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叫花子作保,只当是个某个不知从哪听过岭南胡家名声的小叫花来胡吹大气,尤其是他手里那信,皱皱巴巴,乌漆麻黑,倒像是从哪里捡来的,岭南胡家便是写荐信,又怎会这般儿戏?

    作为守仙门之人,诸般异想天开想拜入仙门的,他们可是见得多了。

    总不能随便来个什么小叫花,手里拿张破纸,说是岭南胡家推举过来的他们便要进去通报吧,一旦闹了乌龙,他们二人白白跑一趟腿不说,回头也必然就成了仙门里的笑话了!

    “居然连递个信都不肯……”

    不过方贵见了对方这态度,却是一股子无明火升腾了起来,心里一阵恼怒,眼珠子便要乱转,想要火,却忍下了。

    干脆啥也不说,哼哼一声,爬了起来,转身就走。

    对方给自己摆的谱这么大,就算还能解释,那也不解释了。

    “既然求着进不去,那方贵爷我还非就得让你们二人迎我进去……”

    那两位守门人见他居然走了,更是确定了自己的猜想,相视一眼,无声大笑了起来。

    方贵心里打定了主意,便不再与这两个狗眼看人低的多说废话,而是一溜小跑回到了山脚下的小镇上,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只觉沉甸甸的,这才把一颗心放了下来。

    临行之时,他从那不长眼的富绅身上摸来了三十余两银子,如今经过了一路上的花费,还剩了二百来两,心里知道,若想堂堂正正的走进太白宗大门里面,就全靠这些银子了。

    方贵在这小镇上溜了一圈,来到了雇佣马车行的店面之前,观察了半晌,走了进去,摆出了一副大爷模样,敲着柜台道:“本大爷我要租一输你们这里最好的马车!”

    柜台后面,精瘦精瘦一看就十分精明的掌柜急忙走了出来:“哪里来的小……”

    他话还没说完,方贵便将几十两银子扔在了柜台上,道:“有问题吗?”

    那掌柜的呆了一呆,满面堆笑道:“……哪里来的小老爷,要雇什么马车?”

    “最好的那种,山上仙人坐的那种!”

    方贵十分满意掌柜的回答,大略略的说了一句,来前便已留意到,这一座小镇远离周围的村镇,却显得十分富裕,毫无疑问,是和山上的仙门做生意做惯了,平日里招待的,不是山上的仙人,便是来拜师的人,自是对山上那一套十分了解,有了他们,便不算抓瞎。

    而那掌柜的,虽然确实平日里与山人修行之人打交道比较多,但一次扔出来三十多两银子雇马车的,也当真少见,乐得合不拢嘴,才不会管这钱哪里来的,这个财大气粗看起来却像个小叫花子也似的小孩又是谁,只是满面堆笑的道:“小老爷还有什么吩咐?”

    方贵琢磨了半晌,又扔了几十两银子出去:“帮本小老爷置办几身衣裳可好?”

    掌柜的挥袖收了银子,笑道:“这都小事!”

    方贵又扔了几十两银子:“再雇几个长的好看的丫鬟可好?”

    掌柜的笑的眼睛只剩了一条缝:“不成问题!”

    方贵仔细的想着自己当时见过的甲公子模样,又扔了几十两:“还要几个体面的随从!”

    那掌柜的连连作揖:“您就瞧好吧!”

    方贵真金白银扔了百余两出去,还真就放下了心来,大模大样的在桌子旁边坐了下来!

    这仙门下的小镇,因为依着仙门生存,畏惧仙门力量,倒是比别的地方规矩些,在别的地方,自己一个小孩露了财,没准会惹些麻烦,可这小镇之上见多了仙门里的奇人异士,也见多了富贵人家,倒是歪心思少了许多,自己白花花银子扔了出去,倒可以放心。

    等了约一个时辰,便见得外面马嘶车鸣,到了门口一看,只见几匹高头大马,华贵马车,三五位娇美侍子,魁梧壮汉,都已在门口候着了,那位精瘦的掌柜,更是亲自捧了几套衣袍笑眯眯的走了进来,旁边更是有个小厮,手里捧着一个托盘,上面放了各种饰物种种。

    方贵一见,便十分满意。

    他倒是不了解行情,哪怕是富贵人家,寻常置办这些车马随从,也不过几十两银子,他这一次出手,便是上百两银子,再加上还只是一次雇佣,送进山门就算,那当真是出手大方之极了,当然这掌柜也不是良顺之人,不过就算吞没一半,剩下的也足够了。

    丫鬟其实是小镇烟柳巷里的头牌姑娘,仆从护卫,其实就是车马行掌柜自家的堂兄表弟,而车马行掌柜则是亲自上阵,做了方贵老爷的管家,虽然这一伙子人七拼八凑,但当方贵登上马车,在一众仆从护卫,沿着山间道路大摇大摆向前赶来的时候,还真是大变了模样!

    却说那两位太白宗守门的弟子,刚刚逐走了一个异想天开想要闯进仙门的小叫花子,正百无聊赖的在那里说着话,如今不是太白宗收徒之时,访客也少,他们倒是轻松,只想着当职过后,便自去小镇之上找地方饮酒潇洒,但不成想,还未到换职时间,便见得下方山道之上,有一车马车在奴仆簇拥之下笃笃走了上来。

    只见那马车十分精美华贵,前方马头大马英武非常,两侧奴仆也衣袍崭新,兴高彩烈,车帘微晃,可以看得出车厢里好几个侍女侍奉着一位公子爷,虽然对他们修行中人来说,这些凡俗里的富贵驾势算不得什么,但能够驾驭得了这番阵仗的,自然也是非富即贵。

    即使是平时来太白宗拜访的一些有头面的人家,能够以这等阵仗上山的也不多见。

    两个人心里便也都略略重视了些,远远迎了上来,朗声道:“太白门下,来者何人?”

    马车旁边,一位管家模样的人便忙忙跳下马车,迎了上来,道:“本家公子乃是牛头城方家少爷,得贵人之荐特来太白宗拜师来着,有荐书在此,还请仙师递入门中……”

    眼见得对方说的客气,虽然马车之中那位公子连面也不露,这两位守门之人也当是对方身份尊贵,摆起了谱,却是不敢怠慢,右侧守门之人接过了荐信,道:“还请稍候!”

    说着便急急入门内递信去了,左侧那守山之人则客气的道:“还请入山门之内等候吧!”

    随着马车驶入门中,车内忽然响起了一声轻笑,显得极是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