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贤楼小说网 > 尸道险恶 > 第37章 早起的鸟儿没虫吃
    “到底不是人。”叶祥智艰难的撑起身子,坐在地上,靠着床喘着粗气。

    活尸,或许不用喘气,但当了十几年的人,一些习惯已经成自然,成了身体本能反应,一时间改不了。

    活尸,也是属于僵尸,又是僵尸中的另类。

    僵尸是没有三魂,只有七魄,由七魄控制身体,若是七魄消散,那僵尸便会化作枯骨,或是化作脓血。

    而活尸,比之僵尸,又多了一道地魂,有自我意识。

    但是,就算多了一道地魂,到底也还是僵尸,而僵尸,最怕的,便是公鸡打鸣、佛音、道鸣等,这种可以穿透尸魄的声音,没有灵魂的保护,七魄很容易溃散。

    因为修行了一晚上能量消耗了许多,方才公鸡打鸣叶祥智一时不差,七魄险些直接溃散,如果不是多了一道地魂,如此弱小的叶祥智,恐怕七魄会因那一声鸡鸣而溃散。

    又喝了几口鬼酒,叶祥智才缓过劲来,但是现在说什么也不敢再继续修炼了,怕一不小心会七魄溃散,到时候就真的死了。

    走出房门,此刻也才六点多一些,天气寒冷,就连太阳都没那么早起床,天色才蒙蒙亮,除了几只公鸡和狗,还没有什么生物起床。

    哦,鸟儿起了,但却没有虫儿吃,只得在地上吃一些草籽,还有人们遗留在地的饭粒,还有鸡圈里人们喂了鸡,槽里剩下的一些粮食。

    叶其尧还没有起床,叶祥智轻手轻脚的动手洗锅煮粥,从冰箱里拿了冷冻的鸡斩了,放进锅里一起煮粥。

    说来奇怪呢,家里隔三差五的总有鸡肉吃,吃得叶祥智都有些腻了,如果不是每次做鸡肉的时候总会滴一两滴鬼酒,恐怕他早就一口不碰了。

    临近七点的时候,邻里邻居家豢养的公鸡各自开始打鸣。

    因为喝了许多鬼酒,又有所防备,叶祥智并无不适之感。

    叶其尧也被鸡鸣吵醒了,起床洗漱吃早餐。

    虽然可以不吃,但叶祥智习惯了吃早餐,也便坐着一起吃了起来。

    谁知吃完饭,叶祥智刚把碗洗好,便有一辆小轿车停在家门口,惹得附近邻里纷纷侧目。

    “又是谁家惹了什么东西不成?”

    “尧爷出马,还不是手到擒来?又一人给尧爷送钱。”

    “尧爷家又可以过个好年了。”

    “向阳家命好,有个漂亮的闺女,跟小智又青梅竹马。”

    “是啊是啊……”

    邻里邻居议论纷纷。

    “请问是叶大仙家吗?”有一个管家着装打扮的人下了轿车,站在房屋前,询问站在前庭看着他们的叶祥智。

    见真是来找爷爷的,叶祥智便点了点头,顺便打开了门,让他进来。

    叶大仙、叶先生、尧爷,这些都是叶其尧的称呼,这是他靠实力得到的,是大家给予的尊称。

    管家很是有礼貌的对叶祥智点头致意:“我们是来找叶大仙求救的,还请引荐一番。”

    叶祥智点了点头,示意他等一等,他走进了屋子,问坐在客厅茶几边喝茶的叶其尧,问他见不见。

    叶其尧有本事,方圆百里众所周知,一说叶大仙,亦或是尧爷,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于此,有一些得了怪病,或是一些疑难杂症的,都会登门拜访,请求出手相救。

    但是叶其尧也是有脾气的人,心情好愿意出手,不管你是白玉为石、黄金为壁还是家徒四壁,他都会出手,但若是不想出手,任你达官显贵,还是皇亲国戚,说不救,就不救。

    如今……

    叶其尧看了看叶祥智,说:“他说是来求救的,你觉得……救是不救?”

    这话问得叶祥智有些懵了,救不救不一直您说了算吗?今儿个问我干啥?

    似乎是猜到了他心中所想,叶其尧笑了笑说:“这次,由你出手。”

    “我?”叶祥智更懵了。

    叶其尧笑着点了点头说:“练习再多,没有实践,也变强不了,权当是让你锻炼锻炼。”

    “我怕我会搞砸了,救人不成反而害了人。”叶祥智说。

    “没事,我陪你一起去,危机关头我会出手的。”叶其尧说。

    “那就试试吧?”叶祥智也有些意动。

    自从昨晚学习了一些印决和知识,结合以前看叶其尧的手法,他也算是懂得了许多,总想着去试试手,如今有机会,他不愿意放过。

    “那去跟他们说去吧。”叶其尧转身走向自己的房间,是要准备所需的东西。

    叶祥智走出房门,对还恭敬站在庭院里的管家说:“我爷爷说愿意出手,请稍等片刻。”

    “多谢。”管家很有礼貌,还对叶祥智弯腰表示谢意,但却被躲开了去。

    “使不得。”叶祥智笑了笑。

    对此,管家只是笑了笑,没有强求。

    很快,后背背着一柄剑的叶其尧,手里拿着一个袋子和一个酒葫芦出门,在其腰间竟还别着一个酒葫芦。

    叶其尧将手中的东西交给叶祥智,接过手,叶祥智也是有模有样的将酒葫芦别在腰间。

    “走吧。”叶其尧说。

    管家让路,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对此,叶其尧也没有客气,双手背在身后,迈步走向已经调好了头的汽车。

    叶祥智像极了一个小道童,提着东西,对管家点头致意,才随着叶其尧上车。

    汽车行驶在公路上,车内众人却未言语,尤其是叶其尧,只顾着闭眼养神,唯有叶祥智一人,在四下张望,看看窗外的风景,看看汽车的装饰。

    颇有些无聊,正准备打哈欠的时候,叶其尧碰了一下叶祥智的臂膀,睁开眼睛,看了叶祥智一眼。

    与之对视了一会儿,叶祥智才恍然大悟,扭头看向坐在副驾驶位上的管家,说道:“还请简单的为我们说明一下情况,也好有所准备。”

    闻言,管家回头看了叶祥智一眼,随而又看向叶其尧,最后点了点头道:“是这样的……”

    这次的雇主叫张度良,一个拥有百亿身价的富豪。

    张度良有两个孩子,一儿一女,家庭和睦,钱有闲余,生活不可谓不好,但也就是因为生活太好了,一放假,他的儿女便不乐意待在家里,凑了几个朋友出去玩,这一玩,便出事了。

    (本章完)